主办: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顾炎武思想课程基地 | 基于顾炎武治行风范的师生社会责任意识教育策略研究课题组 省级课题   中华国学    德育教育   家长论坛   昆山一中

亭林詩集卷之五

发布时间:2017/1/17 11:53:36   来源:課程基地 作者:課程基地

亭林詩集卷之五

 

廣昌道中

已下閼逢攝提格

匹馬去燕南,易京大如礪。五迴春雪深,淶上孤城閉。

行行入飛狐,夕駕靡遑税。融冰見晛流,老樹陵寒霽。

啄鵲馴不驚,卧犬安無吠。問客何方來,幽都近如沸。

出車日轔轔,戈矛接江裔。此地幸無兵,山田隨樹藝。

且偷須臾閒,未敢謀卒歲。

 

久客燕代間,遂與關山老。流連王霸亭,躑躅劉琨道。

枯荑春至遲,落木秋來早。獨往兹愴然,同遊昔誰好?

三楚正干戈,沅湘彌浩浩。世乏劉荆州,託身焉所保?

縱有登樓篇,何能盪懷抱。思因塞北風,一寄南飛鳥。

 

寄問傅處士土堂山中

向平嘗讀易,亦復愛名山。早跨青牛出,昬騎白鹿還。

太行之西一遺老,楚國兩龔秦四皓。

春來洞口見桃花,儻許相隨拾芝草?

 

與胡處士庭訪北齊碑

春霾亂青山,卉木苞未吐。繞郭號荒雞,中田散野鼠。

策杖向郊坰,幽人在巖户。未達隱者心,聊進蒼生語。

一自永嘉來,神州久無主。十姓迭興亡,高光竟何許?

棲棲世事迫,草草朋儕聚。相與讀殘碑,含愁弔今古。

 

詠史

王良既策馬,天弧亦直狼。中夜視北辰,九野何茫茫!

秦政滅六國,自謂過帝皇。豈知漁陽卒,狐鳴叢祠旁。

誰爲刑名家,至今怨商鞅。

 

商紂爲黎蒐,遂啟東夷叛。楚靈一會申,俄召乾谿患。

甲兵豈不多,人人欲從亂。惟民國所依,疾乃盈其貫。

皇矣監四方,得民天所贊。

 

 

路光禄書來江東同好諸友一時徂謝感歎成篇

削迹行吟久不歸,修門舊館露先晞。

中年早已傷哀樂,死日方能定是非。

彩筆夏枯湘水竹,清風春盡首山薇。

斯文萬古將誰屬?共爾衰遲老布衣。

 

過矩亭拜李先生墓下

人生無賢愚,大節本所共。蹉跎一失身,豈不負弦誦。

卓哉李先生,九流稱博綜。心鄙馬季長,不作西第頌。

屏居向郊坰,食淡常屢空。清修比范丹,聰記如應奉。

力學不求聞,終焉老家衖。同時程中丞,一疏亦驚衆。

玉璽安足陳,亟進名臣用。黨論正紛挐,中朝並嚚訟。

世推山東豪,三李尤放縱。祠奄與哭典,後先相伯仲。

初踰士類閑,竟折邦家棟。悲哉五十年,風塵尚澒洞。

我來拜遺阡,增此儒林重。雖無謦咳接,猶有風流送。

自非隨武賢,九原誰與從?

 

潘生次耕南歸寄示

知君心似玉壺清,未肯緇塵久雒京。

若到吳閶尋舊跡,五噫東去一梁生。

 

子房

天道有盈虛,智者乘時作。取果半青黃,不如待自落。

始皇方侈時,土宇日開拓。海上標東門,長城繞北郭。

欲傳無窮世,更乞長生藥。子房天下才,是時無所託。

東見倉海君,用計亦疏略。狙擊竟何爲?煩彼十日索。

譬之虎負嵎,矜氣徒手搏。歸來遇赤精,奮戈起榛薄。

嶢關一戰破,藍田再麾却。嘖嘖軹道旁,共看秦王縛。

既已報韓仇,此志誠不怍。遂赴赤松要,無負圯橋諾。

 

刈禾長白山下

載耒來東國,年年一往還。禾垂墟照晚,果落野禽閒。

食力終全節,依人尚厚顏。黃巾城下路,獨有鄭公山。

 

歲莫

平生慕古人,立志固難滿。自覺分寸長,用之終已短。

良友日零落,悽悽獨無伴。流離三十年,苟且圖飽煖。

壯歲尚無聞,及今益樗散。治蜀想武侯,匡周歎微管。

願一整頹風,俗人謂迂緩。孤燈照遺經,雪深坐空館。

 

一歲倏遒盡,我行復何如?何爲窮巷中,悄然日閒居。

未敢聽輪扁,且讀堂上書。糟粕雖已陳,致治良有餘。

典謨化刀筆,衣冠等猿狙。孰令六代後,一變貞觀初?

四海皆農桑,弦歌徧井閭。我亦返山中,耦耕伴長沮。

 

兄子洪善北來言及近年吴中有開淞江之役書此示之

已下旃蒙單閼

淞江東流水波緩,王莽之際尤枯旱。

平野雲深二陸山,荒陂草没吴王館。

五十年來羹芋魁,頓令澤國生蒿萊。

豈無循吏西門豹,停車下視終徘徊。

少時來往江東岸,人代更移年紀换。

即今海水變桑田,況於爾等皆童丱。

乍看畚鍤共歡呼,便向污邪祝一壺。

豈知太平之世飴甘荼,川流不盈澤得瀦,風雨時順通祈雩。春祭三江,秋祭五湖。衣冠濟濟郊壇趨,歲輸百萬供神都。江頭擔酒肴,江上吹笙竽,吏無敲扑民無逋。

嗟余已老何時見,久客中原望鄉縣。

那聞父老復愁兵,秦關楚塞方酣戰。

忽憶秋風千里蒪,淞江亭畔坐垂綸,還歸被褐出負薪,相逢絕少平生親,怪此傖夫是何人!

 

閏五月十日

重逢閏五日,澶漫客山東。郡國戈鋋裏,園陵灌莽中。

草穿新壘绿,花隔舊京紅。更憶王符老,飘淪恨不同。

 

春秋書魯月,猶是謂文王。舊國還豐鎬,遺民自夏商。

神遊弓劒遠,天與卦爻長。此日追休烈,於戲不可忘!

 

過張貢士爾岐

緇帷白室覩風標,爲歎斯人久寂寥。

濟水夏寒清見底,石田春潤晚生苗。

長期六籍傳無絶,能使羣言意自消。

竊喜得逢黃叔度,頻來聽講不辭遥。

 

送程工部葬

文獻已淪亡,長者復云徂。一往歸重泉,百年若須臾。

寥寥楊子宅,惻惻黃公壚。揮涕送故人,執手存遺孤。

末俗雖衰漓,風教猶未渝。願與此邦賢,修古敦厥初。

 

路舍人客居太湖東山三十年寄此代柬

翡翠年深伴侣稀,清霜憔悴減毛衣。

自從一上南枝宿,更不回身向北飛。

 

孫徵君以孟冬葬夏峰時僑寓太原不獲執紼適吴中有傳示同社名氏者感觸之意遂見乎辭

老不越疆弔,吾衰況疏慵。遥憑太行雲,迢遰過夏峰。

泉源日清泚,上有百尺松。憶叨忘年契,一紀秋徂冬。

常思依蜀莊,有懷追楚龔。不得拜靈輀,限此關山重。

會葬近千人,來觀馬鬣封。儻有徐孺子,隻鷄遠奔從。

一時諸生間,得無少茅容?俗流騖聲華,考實皆凡庸。

淄澠竟誰知?管華稱一龍。我無人倫鑒,焉敢希林宗?

惟願師伯夷,寜隘毋不恭。嗟此衰世意,往往纏心胸。

回首視秋山,肅矣霜露濃。

 

漢三君詩

已下柔兆執徐

父老苦秦法,願見除殘兇。三章布國門,企踵咸樂從。

雖非三王仁,寬大亦與同。傳祚歷四百,令名垂無窮。

〔右高祖〕

 

文叔能讀書,折節如儒生。一戰摧大敵,頓使海寓平。

改化名節崇,磨鈍人才清。區區黨錮賢,猶足支危傾。

〔右光武〕

 

卓矣劉豫州,雄姿類高帝。一身寄曹孫,未得飛騰勢。

立志感神人,風雲應時至。翻然遂翱翔,二豪安得制?

〔右昭烈〕

 

楚僧元瑛談湖南三十年來事作四絶句

共對禪燈説楚辭,國殤山鬼不勝悲。

心傷衡嶽祠前道,如見唐臣望哭時。

 

孤墳一徑楚山尖,鐵石心肝老孝廉。

流落他方餘惠遠,撫琴無語憶陶潛。

 

督師公子竟頭陀,詩筆崢嶸浩氣多。

兩世心情知不遂,待誰更奮魯陽戈?

 

夢到江頭橘柚林,衲衣桑下愜同心。

不知今日滄浪叟,鼓枻江潭何處深?

 

賦得簷下雀

力小不成巢,翾飛無定止。所謀但一枝,徬徨靡可恃。

曾窺王謝堂,不作銜泥壘。雖依簷下宿,無異深林裏。

豈不慕高明,其奈驚丸餌。唯應罷官時,殷勤數來此。

 

薊門送子德歸關中

與子窮年長作客,子非朱颜我頭白。

燕山一别八年餘,再裹行幐來九陌。

君才如海不可量,奇正縱橫勢莫當。

彈筝叩缶坐太息,豈可日月無弦望!

爲我一曲歌伊涼,挈十一州歸大唐。

奇材劒客今豈絶,奈此舉目都茫茫。

薊門朝士多狐鼠,舊日鬚眉化兒女。

生女須教出塞妝,生男要學鮮卑語。

常把漢書掛牛角,獨出郊原更誰與?

自從烽火照桑乾,不敢宮前問禾黍。

子行西還渡蒲津,正喜秋氣高嶙峋。

華山有地堪作屋,相與結伴除荆榛。

 

李生符南中歸檇李三年矣追惟壯遊兼示舊作

一卷别南中,孤帆自歸去。文飛鶴拓雲,墨染且蘭樹。

丈夫行萬里,投分各有遇。明發著萊衣,未肯朱門住。

相送驛路旁,落英連古戍。儻有舊遊人,北望懷徐庶。

 

二月十日有事欑宫

已下疆圉大荒落

青陽回軒丘,白日麗蒼野。封如禹穴平,木類湘山赭。

不忍寢園荒,復來奠樽斝。彷彿見威神,雲旗導風馬。

當年國步蹙,實歎謀臣寡。空勞宵旰心,拜戎常不暇。

賊馬與邊烽,相將潰中夏。頹陽不東升,節士長喑啞。

及今擐甲兵,無復圖宗社。飛章奏天庭,謇謇焉能舍?

華陰有王生,伏哭神牀下。亮矣忠懇情,咨嗟傳宦者。

遺臣日以希,有願同誰寫?

 

贈獻陵司香貫太監宗

蕭瑟昌平路,行來十九年。清霜封殿瓦,野火逼山阡。

鎬邑風流盡,邙陵歲月遷。空堂論往事,猶有舊中涓。

 

陵下人言上年冬祭時有聲自寶城出至祾恩殿食頃止人皆異之

昌平木落高山出,仰視神宫何崒嵂。

昭陵石馬向天嘶,誰同李令心如日?

有聲隆隆來隧中,駿奔執爵皆改容。

萇弘自信先君力,獨拜秋原御路東。

 

過郭林宗墓

路畔纍纍墓石多,中郎遺愧定如何?

應憐此日知名士,到死猶穿吉莫鞾。

 

介休

淡霓生巖際,奔泉下石間。龍蛇方起陸,雀鼠尚争山。

雨静前村市,秋凋故國颜。介君祠廟在,風義夐難攀。

 

靈石縣東北三十五里神林晉介之推祠

古人有至心,不在狷與忍。國禄既弗加,吾身可以隱。

去矣適其時,耕此荒山畛。更與賢母偕,丘壑情同允。

卓哉鸞鳳姿,飄飄高自引。嚮使屬戎行,豈其遜枝軫?

出處何必齊,此心期各盡。末世多浮談,有類激小忿。

割股固荒唐,焚山事可哂。微哉仲子廉,立操同蚯蚓。

遺祠君故鄉,父老事惟謹。牡丹異凡花,春深洗鉛粉。

況此黄蘆林,晚送秋風緊。厲彼頑鈍徒,英名代無隕。

 

霍北道中懷關西諸君

苦雨淹秋節,屯雲擁霍州。蟲依危石響,水出斷崖流。

驛路愁難進,山亭悵獨留。遥知關令待,計日盼青牛。

 

河上作

龍門下雷首,自古稱西河。入自積石來,出塞復逶迤。

呂梁懸百仞,孟門高峨峨。遠矣大禹功,山澤得所宜。

靈跡表華巖,金行鎮西垂。黄虞日已遠,奰怒尋干戈。

去年方鬭争,掘壕守朝那。車騎如星流,衣裝兼橐駞。

狼弧動箭鏃,參伐揚旂麾。嗟此河上軍,來往何時罷?

今年暫寢兵,邏卒猶譏訶。手持一尺符,予錢方得過。

追惟狄泉陷,地底生蒼鵝。窫窬來攫人,逵路横長

寰區恣刀俎。飛走窮網羅。萬類不足飽,螻蟻其奈何?

仰希神明眷,下戢陽侯波。行將朝白帝,一訴斯民罹。

猿鳥既長吟,窮人亦悲歌。歌止天聽回,勿厭辭煩多。

 

雨中至華下宿王山史家

重尋荒徑一衝泥,谷口牆東路不迷。

萬里河山人落落,三秦兵甲雨淒淒。

松陰舊翠長浮院,菊蕊初黄欲照畦。

自笑漂萍垂老客,獨騎羸馬上關西。

 

過李子德

憶昔論交日,星霜一紀更。及門初拜母,讓齒忝爲兄。

樹引流泉細,山依出月明。相看仍慰藉,均不負平生。

 

積雨秋方漲,相迎到華陰。水驚龍鬭駛,泥怯馬蹄深。

尚阻東軒佇,多煩瀨口尋。白雲清渭色,聊足比君心。

 

拜跪煩兒女,追陪有弟昆。雲開王翦廟,風起魏公原。

俠氣淩三輔,哀思叫九閽。向來多感激,不覺倒清罇。

 

擬卜南山宅,先尋北道鄰。關河愁欲徧,縞紵竟誰親?

異國逢矜式,同人待隱淪。便思來嶽頂,揮手謝風塵。

 

皁帽

皁帽冬常著,青山老自看。鳥憐池樹静,雲近嶽天寒。

淡食隨人給,藜牀任地安。閒來過道院,不爲訪金丹。

 

采芝

采芝來谷底,汲水到池坳。不礙風塵際,常觀氣化交。

晨光明虎跡,夕霧隱鳶巢。昔日幽人住,攀厓此結茅。

 

 

寄李生雲霑時寓曲周僧舍課子衍生

歲晚漳河朔雪霏,僕夫持得尺書歸。

三冬文史常堆案,一室弦歌自掩扉。

古廟薪殘燒粥冷,荒陂水少食魚稀。

何如長白山中寺,莫使匡時雅志違。

 

春雨

已下著雍敦牂

平生好修辭,著集逾十卷。本無鄭衛音,不入時人選。

年老更迂疏,制行復剛褊。東京耆舊盡,羸療留餘喘。

放跡江湖間,猶思理墳典。朝來閲徵書,處士多章顯。

何來南郡生,心期在軒冕?幸得比申屠,超然竟獨免。

春雨對空山,流泉傍清畎。枕石且看雲,悠然得所遣。

未敢慕巢由,徒誇一身善。窮經待後王,到死終黽勉。

 

寄同時二三處士被薦者

關塞逾千里,交遊更幾人?金蘭情不二,猿鶴意相親。

鄴下黄塵晚,商颜绿草春。與君成少别,知復念蘇純。

 

井中心史歌

有宋遺臣鄭思肖,痛哭元人移九廟。

獨力難將漢鼎扶,孤忠欲向湘纍弔。

著書一卷稱心史,萬古此心心此理。

千尋幽井置鐵函,百拜丹心今未死。

厄運應知無百年,得逢聖祖再開天。

黄河已清人不待,沈沈水府留光彩。

忽見奇書出世間,又驚牧騎滿江山。

天知世道將反覆,故出此書示臣鵠。

三十餘年再見之,同心同調復同時。

陸公已向厓門死,信國捐軀赴燕市。

昔日吟詩弔古人,幽篁落木愁山鬼。

嗚呼!蒲黄之輩何其多,所南見此當如何?

 

夏日

渴日出林表,炎風下高山。火旻雲去微,谷井泉來慳。

晨露薄不濡,夕氛横空殷。百卉變其姿,蕉萃侔榛菅。

深居廢寢興,無計離人寰。而況蚩蚩氓,謀食良已艱。

眷此負耒勤,羨彼濯流還。素月方東生,易忍桑榆間。

乃悟處亂規,無營心自閒。詎如觸熱人,未老毛髮斑。

坐須爽節至,一尊散襟颜。

 

梓潼篇贈李中孚

益部尋圖像,先襃李巨游。讀書通大義,立志冠清流。

憶自黄皇臘,經今白帝秋。井蛙分駭浪,嵎虎拒巖幽。

譬旨鴻臚切,徵官博士優。里人榮使節,山鳥避車騶。

篤論尊尼父,清裁企仲由。當追君子躅,不與室家謀。

獨行長千古,高眠自一丘。聞孫多好學,師古接姱修。

忽下弓旌召,難爲澗壑留。從容懷白刃,決絶郤華輈。

介節誠無奪,微言或可投。風回猿岫敞,霧卷鶴書收。

隱痛方童丱,巖親赴國仇。尸饔常并日,廢蓼擬填溝。

歲逐糟糠老,雲遺富貴浮。幸看兒息大,敢有宦名求?

相對銜雙涕,終身困百憂。一聞稱史傳,白露滿梧楸。

 

和王山史寄來燕中對菊詩

雪滿河橋歸轡遲,十行書札寄相思。

楚臣終是餐英客,愁見燕臺落葉時。

 

關中雜詩

文史生涯拙,關河歲月勞。幽情便水竹,逸韻老蓬蒿。

獨鴈飛常迅,寒鷄宿愈高。一闚西華頂,天下小秋毫。

 

皇漢山樊久,興唐洞壑餘。空嗟衣劒滅,但識水煙疏。

寥落三都賦,棲遲萬卷書。西京多健作,儻有似相如。

 

谷口耕畬少,金門待詔多。時情尊筆札,吾道失弦歌。

夜月辭鷄樹,秋風下雀羅。尚留園綺跡,終古重山阿。

 

徂謝良朋盡,雕傷節士空。延陵虛寶劒,中散絶絲桐。

名譽蓀蘭並,文章日月同。今宵開敝篋,猶是舊華風。

 

緬憶梁鴻隱,孤高閲歲華。門西吴會郭,橋下伯通家。

異地情相似,前期道每賒。請從關尹住,不必向流沙。

 

過朝邑王處士建常

黄鵠山川意,相隨萬里翔。誰能三十載,龜殼但支牀?

 

寄子巖(弟紓字)

已下屠維協洽

二紀違眷令,撫心悲如何!惟爾幼孤煢,十畝安江沱。

不幸喪厥明,猶能保天和。今年已六十,與吾亦肩差。

里人推祭酒,品行無譏訶。昔年遣兒來,省我桑乾河。

兒言家頗温,歲得數囷禾。厨中列酒漿,籬下羣雞鵝。

常時比鄰叟,農談一相過。亦有賦役憂,未妨藝桑麻。

頃報得兩孫,青蔥滿庭柯。媿我半生來,飄泊隨干戈。

偶至渭水濱,垂釣臨洪波。春雲開三峰,秀出千丈荷。

行止雖聽天,懷土情則那。反躬計所獲,孰與吾仲多?

顧此暮年心,尚未甘蹉跎。寄爾詩一篇,當使兒子歌。

 

寄次耕時被薦在燕中

昨接尺素書,言近在吴興。洗耳苕水濱,叩舷歌採菱。

何圖志不遂,策蹇還就徵。辛苦路三千,裹糧復羸幐。

夜驅燕市月,曉踏廬溝冰。京雒多文人,一貫同淄澠。

分題賦淫麗,角句争飛騰。關西有二士,立志粗可稱。

雖赴翹車招,猶知畏友朋。儻及雨露濡,相將上諸陵。

定有南冠思,悲哉不可勝。轉盼復秋風,當隨張季鷹。

歸詠白華詩,膳羞與晨增。嗟我性難馴,窮老彌剛棱。

孤跡似鴻冥,心尚防弋矰。或有金馬客,問余可共登。

爲言顧彥先,惟辦刀與繩。

 

次耕書來言時貴有求觀余所著書者答示

年來行止類浮萍,雖有留書未殺青。

世事粗諳身已老,古音方奏客誰聽?

兒從死父傳楹語,帝遣生徒受壁經。

投筆听然成一笑,春風绿草滿階庭。

 

觀尋希夷先生遺跡

舊是唐朝士,身更五代餘。每懷淳古意,聊卜華山居。

月落巖阿寂,雲來洞口虛。果哉非荷蕢,獨識太平初。

 

硤石驛東二十里有西鵶路繇趙保白楊樹二百五十里至臨汝以譏察之巖築垣封閉過此有題

行人愁向汝州來,前月西鵶禁不開。

弔古莫言秦法峻,鷄鳴曾放孟嘗回。

 

雒陽

澗水成周宅,邙山漢代京。三川通地絡,鶉火叶星精。

文軌同王朔,蒐畋會卜征。東門迎九鼎,北闕望璣衡。

象魏雲常紫,龍池水自清。尊師延國老,聽講集諸生。

金谷荒煙合,銅駞蔓草縈。曲多羌笛韻,縣有陸渾名。

鶴望將焉屬?鯨吞未息争。詎忘修禮樂,何計偃戈兵?

赤伏看猶在,蒼鵝起莫驚。停驂觀雒汭,微禹動深情。

 

三月十九日行次嵩山會善寺

獨抱遺弓望玉京,白頭荒野淚霑纓。

霜姿尚似嵩山柏,舊日聞呼萬歲聲。

 

少林寺

峨峨五乳峰,奕奕少林寺。海內昔横流,立功自隋季。

宏構類宸居,天衣照金織。清梵切雲霄,禪燈晃蒼翠。

頗聞經律餘,多亦諳武藝。疆場有艱虞,遣之扞王事。

今者何寂寥,闃矣成蕪穢。壞壁出游蜂,空庭雊荒雉。

答言新令巖,括田任污吏。增科及寺莊,不問前朝賜。

山僧闕飱粥,住守無一二。百物有盛衰,回旋儻天意?

豈無材傑人,發憤起頹廢。寄語惠瑒流,勉待秦王至。

 

嵩山

位宅中央正,高疑上界鄰。蓄波含颍汝,吐氣接星辰。

二室雲長擁,三呼響自臻。淳風傳至德,孤隱祕靈真。

世敝將還古,人愁願質神。石開重出啓,嶽降再生申。

老柏摇新翠,幽花茁晚春。豈知巢許窟,多有濟時人。

 

測景臺(在登封縣東南三十里故告成縣)

象器先王作,靈臺太室東。陰陽求日至,風雨會天中。

考極三辰正,封畿萬國同。吾衰今已甚,猶一夢周公。

 

卓太傅祠(在密縣東三十五里大騩鎮)

拱木環遺寢,空山走部民。循良思舊德,執節表淳臣。

几杖中興禮,丹青御座親。至今傳俎豆,長接大騩春。

 

梁園

梁園詞賦想遺音,雕繢風流遂至今。

縱使鄒枚仍接踵,不過貪得孝王金。

 

海上

海上雪深時,長空無一鴈。平生李少卿,持酒來相勸。

 

五嶽

五嶽何時徧?行游二十春。誰知禽子夏,昔是去官人。

 

贈張力臣

張君二徐流,篆分特精妙。獨坐淮水濆,臨池伴魚釣。

京口躡寒蕪,彭城搴荒藋。扁舟浮漢江,一攬關山要。

西上定軍山,咨嗟武侯廟。旋車下秦棧,絶谷隨奔峭。

昭陵圖駿骨,漢闕悲殘照。石鼓在燕山,望諸可憑弔。

還登尼父堂,禮器存遺詔。囊中金石文,一室供長嘯。

諸子並多材,筆畫皆克肖。削柎追宜官,俗書嗤逸少。

尤工蒼雅學,深鄙庸儒剽。郤思舊游國,轉瞬分疆徼。

古堠出夕烽,平林延野燒。惟此數卷書,鳴琴對言笑。

持以勗兒曹,四海有同調。莫浪逐王孫,但從諸母漂。

 

子德自燕中西歸省我汾州天寧寺

一載燕臺别,頻承注問書。天空烏鳥去,秋到鴈行初。

共識斑衣重,偏憐皁帽疏。輕身騎款段,一徑訪樵漁。

 

寄次耕

入雒乘軒車,中宵心有愠。儻呼黄耳來,更得遼東問。

 

六鼇成簸蕩,夜宿看星河。相對愁珠桂,流民輦下多。

 

嘗披秋興篇,欲作東臯計。聞有二毛人,年纔三十二。

 

歲暮西還時李生雲霑方讀鹽鐵論

積雪凍關河,我行復千里。忽聞弦誦聲,遠出衡門裏。

在漢方盛時,言利弘羊始。桓生書一編,恢卓有深旨。

發憤刺公卿,嗜利無廉恥。片言折斗筲,篤論垂青史。

矧乃衰亂仍,征歛横無紀。轉餉七盤山,骨滿秦川底。

太息問朝紳,食粟斯已矣。幸哉荀卿門,尚有苞丘子。

 

送康文學乃心歸郃陽

已下上章涒灘

子夏看書室,臨河四望開。山從雷首去,浪拂禹門迴。

大道疑將廢,遺經重可哀。非君真好古,誰爲埽莓苔?

 

友人來坐中口占二絶

不材聊得保天年,便可長棲一壑邊。

寄語故人多自愛,但辭青紫即神仙。

 

昨過河東望首陽,空山煙靄尚蒼蒼。

傳聞高士燕中返,料理牀頭皁莢囊。

 

送李生南歸寄戴笠王錫闡二高士

華山五粒松,寄向江東去。白雲滿江天,高士今何處?

憶昔過湖濱,行吟兩故人。潛龍猶在水,别鶴已來秦。

江海多翻覆,林泉異棲宿。驚聞東市琴,涕隕堂前筑。

去去逐征蓬,隨風西復東。風吹蘭蕙色,一夜落關中。

五陵生蔓草,愁絶咸陽道。平生四海心,竟作終南老。

送子出函關,南山望北山。洞庭多桂樹,折取一枝還。

 

族子湄

二紀心如昨,詩來覺道同。微禽難入海,寒木久生風。

谷口青門外,沙頭白蜆東。不知耆舊里,何處有龐公?

 

朱處士鶴齡寄尚書埤傳

昔我適濟南,曾過伏生祠。青山對虚楹,零露寒高枝。

精靈竟何往?再拜空階墀。迫怵秦火焚,豈意逢漢時。

此書立博士,天下亦一治。嗟彼九十翁,俟河未爲遲。

不厭文字譌,百王賴蓍龜。後人失其傳,巧文患多師。

忽見吾友書,一編遠來貽。緬想江上村,弦歌類齊淄。

白首窮六經,夢寐親臯伊。百家紛綸説,爬羅殆無遺。

論及禹貢篇,九州若列眉。上愁法令煩,下慨淳風衰。

君今未大耋,正可持網維。煙艇隔吴門,臨風苦相思。

爲招陽烏來,寄此懷人辭。

 

哭李侍灌谿先生模

故國悲遺老,南邦憶羽儀。巡方先帝日,射策德陵時。

落照辭烏府,秋風散赤墀。行年逾八十,當世歷興衰。

廉里居龔勝,緜山隱介推。清操侔白璧,直道叶朱絲。

函丈天涯遠,杓衡歲序移。無繇承問訊,祇益歎差池。

水没延州宅,山頽伍相祠。傳家唯疏草,累德有銘碑。

灑涕瞻鄉社,論心切舊知。空餘歲寒誼,不敢負交期。

 

華下有懷顧推官

秋風動喬嶽,黄葉辭中林。策杖且行遊,息此空亭陰。

伊昔吾宗英,賦詩一登臨。爾來閲三紀,斯人成古今。

邈矣越石嘯,悲哉嵇生琴。鐘呂久不鳴,乾坤盡聾喑。

爲我呼蓐收,虎爪持霜金。起我九原豪,獮彼田中禽。

下見采薇子,舊盟猶可尋。神理儻不暌,久要終此心。

 

華陰古蹟二首

平舒道

何處平舒道,西風卷夕雲。空留一片璧,爲遺滈池君。

回谿

回谿非故隘,九虎失西東。惟有黄金匱,依然又省中。

 

悼亡

獨坐寒牕望藳砧,宜言偕老記初心。

誰知游子天涯别,一任閨蕪日夜深。

 

北府曾縫戰士衣,酒漿賓從各無違。

虚堂一夕琴先斷,華表千年鶴未歸。

 

廿年作客向邊陲,坐歎蘭枯柳亦衰。

傳説故園荆棘長,此生能得首丘時?

 

貞姑馬鬣在江村,送汝黄泉六歲孫。

地下相煩告公姥,遺民猶有一人存。

 

摩天黄鵠自常饑,但惜流光不可追。

他日樂羊來舊里,何人更與斷機絲?

 

冬至寓汾州之陽城中尉敏泘家祭畢而飲有作

歲時常祭祀,朝夕自饔飱。尚是先人祚,誰非故國恩?

枯畦殘宿雪,凍樹出初暾。奠醊求何所,鄰家借小園。

 

流離踰二紀,愴怳歷三都。墮甑煤還拾,承槽酒旋沽。

荒庭依老檜,空谷遺生芻。白髮偕宗叟,相看道不孤。

 

王孫猶自給,一頃豆萁田。今日還相飯,千秋共爾憐。

青門餘地窄,白社舊交偏。傳與兒曹記,無忘漢臘年。

 

寄題貞孝墓後四杮

已下重光作噩

四杮先人種,旁臨一畝池。霜彫萱草色,日映女貞枝。

舊業從飄蕩,非材得憖遺。清陰常不散,勿使衆禽窺。

 

贈衛處士蒿

抱疾來河東,息此澮水旁。寒禽繞疏枝,百卉沾微霜。

幸逢同方友,典墳共相將。逢萌既解冠,范丹亦絶糧。

弦歌足自遣,感慨論百王。王赧遂頓首,孝獻封山陽。

一身殉社稷,自古無先皇。與君同歲生,中年歷興亡。

衰遲數儔輩,落落晨星行。旅懷正鬱邑,矧乃多病妨。

著書陳治本,庶以回穹蒼。遥遥千載心,眷眷桑榆光。

 

李子德二十四韻

玄黓閹茂

戴雪來青鳥,開雲見素書。故人心不忘,旅叟計何如?

上國嘗環轍,浮家未卜居。康成嗟耄矣,尼父念歸與。

忽枉佳篇贈,能令積思攄。柴門晴旭下,松徑谷風舒。

記昔方傾蓋,相逢便執袪。自言安款段,何意辱干旟。

適楚懷陳軫,游燕弔望諸。詎驚新寵大,肯與舊交疏?

不磷誠師孔,知非已類蘧。老當爲圃日,業是下帷初。

達夜抽經笥,行春奉板輿。誅茅成土室,闢地得新畬。

水躍穿冰鯉,山榮向日蔬。已衰耽學問,將隱悔名譽。

客舍輕彈鋏,王門薄曳裾。一身長瓠落,四海竟淪胥。

契闊頭雙白,蹉跎歲又除。空山清澮曲,喬木絳郊餘。

不出風威滅,無營日景徐。但看堯典續,莫畏禹陰虚。

地闊分津版,天長接草廬。一從聽七發,欲起命巾車。

 

贈毛錦銜

來時冬雁飛,去日春風度。浮雲戀故山,翔鳥懷高樹。

一别遂西東,各言難久駐。去去慎所之,長安有歧路。

电话:0512-57560120 投稿邮箱:jsksyz@126.com 在线QQ:363809198 QQ群:205925773

技术支持:昆山网络公司 益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