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顾炎武思想课程基地 | 基于顾炎武治行风范的师生社会责任意识教育策略研究课题组 省级课题   中华国学    德育教育   家长论坛   昆山一中

心可鉴,梦为马 ——顾炎武诗歌中的精神唱响

发布时间:2017/1/2 9:30:02   来源:课程基地 作者:汤恩嫔

爱诗之人,看待世界和人生多多少少带着一点理想主义的倾向,而这种追求理想的执着是来自于生命历程中的遭遇和苦难。顾炎武的现实困境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明朝灭亡之殇给予那代人的切肤之痛;一是家庭财产之争给予他对世事和人生的苦涩品茗。他一生在战火、流亡、游隐、仕宦、抗争、复国的现实矛盾中挣扎,但他并未为挫折束缚,反而激发了他对盛世太平、生命安定的热情追索。

经历了离乱之苦、感受了乱世人心的顾炎武,倾尽一生心力,努力寻求“正人心、拨乱世”的方法。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浩瀚书海和万里江山中探索“经世致用”的可行之法,在经、史、音韵、地理、金石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他不愿继承文人之衰风颓气,与只会舞文斗墨、空谈性灵的“末世”文人划清界限。诗歌之于他,是业余爱好,他自说“余事为诗”。这一文学爱好记录了他走过的山川河流,也细致描绘了他的心路历程,更抒发了他对人生对世界的理性思考。他的诗歌,是人民于腐朽社会和纷乱战争中的疼痛与哀伤,是儒林义士们于现世困境及理想社会中的叹息与纠缠,是文化与理想于灰暗时代的星星之火,是顽强与自尊的民族精神于艰难困苦和荆棘绝壁中的生生不息。


为何说顾炎武的诗歌具“诗史”意义?是明末清初易姓改代之历史的纪念。他的诗歌记录了百姓真实的痛苦:“十年天地干戈老,四海苍生吊哭深是对战争中流离失所的百姓生活的深情刻画;埋轮拗镞周千亩,蔓草枯杨汉二京是对捍卫祖国疆土的士兵悲壮的感动及对故国京都的深刻怀念;“桃叶复桃根,残英委白门。相逢冶城下,犹有六朝魂是对孤弱女子可怜遭遇的同情。他是历史的观察者:“求官逢硕鼠,驭将失饥鹰描绘了明末官场丑态;“分题赋淫丽,角句争飞腾、“蓟门朝士多狐鼠,旧日须眉化儿女是他对清初官场中汉族文人争相富贵、有失民族气节的热闹场面的嘲讽;他静思朝代更迭之因,发出“君不见天道幽且深,败亡未必皆荒淫”的慨叹。同时,他也是历史的亲历者:“荣枯心易感,得丧理难平的困顿,“老去桓公重出塞,罢官陶令乍归家的失落,“绕树飞初急,寻柯宿转迟的惊心,“春非我春,秋非我秋,惟有桃花年年开,溪水年年流,为君酌酒长无愁的惆怅。这些复杂的身世之感、国殇之痛交织在一起,成为他诗歌中的情感底色,沉郁而悲凉。

他自幼发愤读书,以求经世致用之法,奈何遭遇国破家亡、山河故去的时局,一身抱负无从施展,一颗为国为民之心忧愤郁结。他怀着“生无一锥土,常有四海心的壮志;“一身长瓠落,四海竟沦胥”,将个人遭遇与天下兴亡栓系一体;在“默坐悲先代,劳歌念一生中苦苦思索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向往着“何时结屋依长松,啸歌山椒一老翁的隐逸逍遥生活;游隐北上,用双腿丈量着故国的土地,“燕代经过多感慨,不关游子思风烟”,在名山大川、边关狭隘中留下对世事和生命个体的思索;始终不忘“鸟兽同群终不忍,辙环非是为身谋”的初心。他是有良知的读书人,是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普世情怀的读书人,是在东奔西走、漂泊无依的生活中不愿放逐灵魂的读书人。

是对华夏灿烂文化的足够自信,使他“远路不须愁日暮,老年终自望河清”,期许一个河清海晏的“终极”社会;尽管“独漉泥深苍隼没,五羊天远白云秋”,社会纷乱晦暗,理想的征途艰涩崎岖,他仍坚持梦想,“向日心常在,随阳愿未亏;他相信友谊与团结,叹惋“一代文章亡左马,千秋仁义在吴潘;他“天地存肝胆,江山阅鬓华”,但在困境面前毫不屈服,把个人理想与天地铸熔在一起;他虽孤独于“谁怜函谷东来后,班马萧萧一敝裘”,但仍保持“自笑漂萍垂老客,独骑羸马上关西 的乐观精神;“黄巾城下路,独有郑公山表达了他对“求真、向善、臻美”的信仰和坚持。他的内心因梦想而强大,生活因梦想而丰富,人生因梦想而崇高。

用一颗诗心去面对生活,苦难也变得飘渺,功业也渐成虚空,生命的价值也渐向更高远的天空。他甘于平凡的生活,却不愿甘于平庸的理想,有着“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的不死不休;他遇困境而超拔,“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在现实磨砺中越挫越勇;他在追逐理想、实现人生价值的过程中忘却了自我,“多蒙千里讯,逐客已无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他向中华民族发出的的呐喊,他要唤醒每一个灵魂深处有责任感的人。顾诗的精神力量,如乌云中熹微的阳光,照亮了千万双黑暗的眼睛。

今天的我们,从文字的排列组合中,领略诗歌之美,体味先辈的喜怒哀乐,但毋忘这些文字中蕴含的精神力量。我们曲解“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的精神追求,彰显个性与自由意志,强化个人利益,却逐渐忘却头顶的天空和脚下的土地。我们在生活的困境和苦难中,日渐虚弱和渺小,便俯首甘为困苦的囚徒,为蝇头小利出卖高尚的灵魂。我们对错误与扭曲视而不见,渐成为随波逐流、人云亦云的冷漠旁观者,熄灭了生命应有的激情。我们是否早已忘却在真善美的享受中,逐渐蜕变成成物质的奴隶?

富足的物质生活不应成为堕落灵魂的温床,我们该从物质世界的满足中保持对崇高精神世界的想往,从平淡的人生中寻找到可以作为归宿的心灵家园。也许有人会说,诗歌,是文人娱乐消遣、宣泄情感的滥用方式。它又何尝不是美丽人生的点缀?正是诗歌中真情的流露,使虚空无力的人生显得生动而绚烂。尽管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但困扰人生的难题却在周而复始的更替中不断重复,不安与纠结围绕着我们的精神世界:我们从何而来,将去往何处?我们带走什么,又将留下什么?这些哲学思考几乎困厄着每一个灵魂。诗人如哲人般思考人生,通过苦难与挣扎获得灵感,诗歌弥补人内心的缺憾与不足,重赋人生深刻的内涵,便如在另一世界中建构出一个极致而唯美的别样人生。

顾炎武诗歌中蕴含了丰富的人文精神和对生命存在价值的思考,体现了他对理想顽强不息的追求,让我们懂得爱的能力和奉献的力量。他给予受压迫下的中华民族团结与重振的力量,使读书人在困惑中的自我觉醒。成长中的同学们,向先贤宏伟深阔的精神世界无限靠近吧,在你们人生最有朝气和活力的年纪,正视人生的缺点与不足,树立崇高的理想和正确的价值观,沉淀自己,丰富心灵,不畏困难,向永恒的真理与美善前进!


电话:0512-57560120 投稿邮箱:jsksyz@126.com 在线QQ:363809198 QQ群:205925773

技术支持:昆山网络公司 益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