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顾炎武思想课程基地 | 基于顾炎武治行风范的师生社会责任意识教育策略研究课题组 省级课题   中华国学    德育教育   家长论坛   昆山一中

亭林詩集卷之三

发布时间:2017/1/12 19:25:51   来源:課程基地 作者:顧炎武

亭林詩集卷之三

元日

已下彊圉作噩

晨興自江上,踰嶺走鐘山。肅然至殿門,雙扉護重關。

初日照宫闕,隱映城郭間。空山寂無人,獨來拜榛菅。

流轉雖不居,咫尺猶天顔。喜會牧馬收,岡巒乍清閒。

歲序一更新,陽風動人寰。佇期龍虎氣,得與春光還。

復想在宥初,蒼生願重攀。

 

萊州

海右稱名郡,齊東亦大都。山形當斗入,人質並魁梧。

月主秦祠廢,沙壇漢蹟孤。已無巡狩蹕,尚有戍軍郛。

漉海鹽千斛,栽岡棗萬株。鼉梁通日際,蜃市接神區。

轉漕新河格,分營絶島迂。三方從廟算,二撫各兵符。

礮甲初傳造,戈鋋已擊屠。中丞愁餌賊,太守痛捐軀。

郊壘青燐出,城陴白骨枯。危情隨事往,深慮逐年徂。

計士悲疵國,遺民想霸圖。登臨多感慨,莫笑一窮儒。

 

安平君祠(在即墨縣今廢)

太息全齊霸業遺,如君真是一男兒。

功成棧道迎王日,志決危城仗鍤時。

饑鳥尚銜庭下粒,老牛猶飲穴邊池。

可憐王建降秦後,千古無人解出奇。

 

不其山(漢不其縣有康成書院今廢)

荒山書院有人耕,不記山名與縣名。

爲問黄巾滿天下,可能容得鄭康成?

 

勞山歌

勞山拔地九千丈,崔嵬勢壓齊之東。

下視大海出日月,上接元氣包鴻濛。

幽巖秘洞難具狀,煙霧合沓來千峰。

華樓獨收衆山景,一一環立生姿容。

上有巨峰最崱屴,數載榛莽無人蹤。

重厓複嶺行未極,澗壑窈窕來相通。

天高日入不聞語,悄然衆籟如秋冬。

奇花名藥絶凡境,世人不識疑天工。

云是老子曾過此,後有濟北黄石公。

至今號作神人宅,憑高結構留仙宫。

吾聞東嶽泰山爲最大,虞帝柴望秦皇封。

其東直走千餘里,山形不絶連虚空。

自此一山奠海右,截然世界稱域中。

以外島嶼不可計,紛紜出没多魚龍。

八神祠宇在其内,往往碁置生金銅。

古言齊國之富臨淄次即墨,何以滿目皆蒿蓬?

捕魚山之旁,伐木山之中。

猶見山樵與村童,春日會鼓聲逢逢。

此山之高過岱宗,或者其讓雲雨功。

宣氣生物理則同,旁薄萬古無終窮。

何時結屋依長松,嘯歌山椒一老翁。

 

張饒州允掄山中彈琴

趙公化去時,一琴遺使君。五年作太守,却反東臯耘。

有時意不愜,來躡勞山雲。臨風發宫商,二氣相絪緼。

可憐成連意,空山無人聞。我欲從君棲,山崖與海濆。

 

淮北大雨

秋水横流下者巢,踰淮百里即荒郊。

已知舉世皆行潦,且復因人賦苦匏。

極浦雲垂翔濕鴈,深山雷動起潛蛟。

人生只是居家慣,江海曾如水一坳。

 

濟南

落日天邊見二峰,平臨湖上出芙蓉。

西來水竇緣王屋,南去山根接岱宗。

積氣蒼茫含斗宿,餘波瀺灂吐魚龍。

還思北海亭中客,勝會良時不可逢。

 

水翳墻崩竹樹疏,廿年重説陷城初。

荒涼王府餘山沼,寥落軍營識舊墟。

百戰只今愁海岱,一麾猶足定青徐。

經生老却成何事,坐擁三冬萬卷書。

 

賦得秋柳

昔日金枝間白花,只今搖落向天涯。

條空不繫長征馬,葉少難藏覓宿鴉。

老去桓公重出塞,罷官陶令乍歸家。

先皇玉座靈和殿,淚灑西風夕日斜。

 

徐處士元善昔年新城之陷其母死焉故有此作

桓臺風木正蕭辰,傾蓋知心誼獨親。

季子已無觀樂地,偉元終是泣詩人。

愁看落日燕山夜,畏見荒江郢樹春。

踏徧天涯更回轡,欲從吾友卜東鄰。

 

登岱

已下著雍閹茂

尼父道不行,喟然念泰山。空垂六經文,不覩西周年。

七十二君代,乃有封禪壇。書傳多荒忽,誰能信其然。

既嘗小天下,復觀遂古前。羲黄與堯舜,蕩滅同雲煙。

社首卑附地,徂徠高摩天。下視大海旁,神州自相連。

天地有變虧,何人得昇仙?遺弓名烏號,橋山葬衣冠。

末世久澆訛,孰探幽明原?三萬六千年,山崩黄河乾。

立石既已刓,封松既已殘,太陽不東昇,長夜何漫漫。

哀哉一顔淵,獨立瞻吴門。疲精不肯休,計畫無崖垠。

復有孟子輿,眷眷明堂言。庶幾大道還,民質如初元。

上采黄金成,下塞宣房湍。何時一見之,太息徒潺湲。

 

謁夫子廟

道統三王大,功超二帝優。斯文垂彖繫,吾志在春秋。

車服先公制,威儀弟子修。宅聞絲竹響,壁有簡編留。

俎豆傳千葉,章逢被九州。獨全兵火代,不藉廟堂謀。

老檜當庭發,清洙繞墓流。一來瞻闕里,如得與從遊。

 

七十二弟子

亂國誰知爾,孤生且辟人。危情嘗過宋,困志亦從陳。

籥舞虞庠夕,弦歌闕里春。門人惟季次,未肯作家臣。

 

謁周公廟

道化千年後,明禋一國中。禮猶先世守,制比百王崇。

配食唯元子,烝嘗徧列公。祠田還割魯,氏系獨傳東。

舊史書茅闕,新詩采閟宫。巋然遺殿在,不與漢侯同。

 

謁孟子廟

古殿依邾邑,高山近孔林。游從齊魏老,功續禹周深。

孝弟先王業,耕桑海内心。期應過七百,運豈厄當今。

辯説千秋奉,精靈故國歆。四基岡上柏,凝望轉蕭森。

 

鄒平張公子萬斛園上小集各賦一物得桔橰

鑿木前人制,收泉易卦稱。天機無害道,人巧合成能。

壤脉涓涓出,川流搰搰升。入晴常作雨,當暑欲生冰。

菜甲青旉地,花容赤繞塍。彌令幽興劇,頓使化工增。

坐愛平畦廣,行憐曲水澄。灌園今莫笑,此地近於陵。

 

張隱君元明於園中寘一小石龕曰仙隱祠徵詩紀之

白日浮雲隔幾重,三山五嶽漫相逢。

朅來未得從黄石,老至先思伴赤松。

哲士有懷多述酒,英流無事且明農。

猶憐末俗愚難寤,故作幽龕小座供。

 

百尺松陰十畝園,此中人物似桃源。

衣冠俎豆猶三代,雞犬桑麻自一村。

垣外白榆隨宿列,樹頭青鳥候風翻。

坐來髣髴疑仙境,試問先生笑不言。

 

濟南

湖上荷花歲歲新,客中時序自傷神。

名泉出地環巖郭,急雨連山浄火旻。

絶代詩題傳子美,近朝文士數于鱗。

愁來獨憶辛忠敏,老淚無端痛古人。

 

自笑

自笑今年未得歸,酒樽詩卷欲何依?

呼僮向曉牽長轡,覓嫗先冬綻故衣。

黄耳不來江表信,白頭終念故山薇。

無因化作隨陽鴈,一逐西風笠澤飛。

 

歸祚明戴笠王仍潘檉章四子韭溪草堂聯句見懷二十韻

異地逢冬節,同人會韭溪。蒼涼悲一别,廓落想孤棲。

刻燭初分韻,抽毫亦共題。雪裝吴苑白,雲幕越山低。

清醑傳杯緩,哀弦入坐淒。詞堪争日月,氣欲吐虹霓。

寫恨工蘇李,攄幽劇吕嵇。風流知不墜,肝膽幸無睽。

掛帙安牛角,擔囊逐馬蹄。飄颻過東楚,浩蕩適三齊。

息足雩門下,停車汶水西。岱宗臨日觀,梁父躡雲梯。

洞壑來仍異,關河去更迷。人看秋逝鴈,客唤早行雞。

卧冷王章被,窮餘范叔綈。夢猶經冢宅,愁不到中閨。

問字誰供酒,繙書獨照藜。雅言開竹徑,佳訊發蘭畦。

遺鯉情偏切,班荆意各悽。式微君莫賦,春雨正塗泥。

 

濰縣

人臣遇變時,亡或愈於死。夏祚方中微,靡奔一人爾。

二斟有遺跡,當日兵所起。世人不達權,但拜孤山祀。

 

我行適東方,將尋孔北海。此地有遺風,其人已千載。

英名動劉備,一爲却管亥。後此復何人,崎嶇但荒壘。

 

衡王府

賜履因齊國,分枝自憲宗。能言皆詔予,廣斥盡疏封。

地號東秦古,王稱叔父恭。穿池通海氣,起榭出林容。

嶽里生秋草,牛山見夕烽。蛇遊宫内道,鳥啄殿前松。

失國非奔莒,亡王不住共。雍門今有歎,流涕一相逢。

 

督亢

此地猶天府,當年竟入秦。燕丹不可作,千載自悽神。

野燒村中夕,枯桑壠上春。一歸屯占後,墟里少遺民。

 

京師作

煌煌古燕京,金元遞開創。初興靖難師,遂駐時巡仗。

制掩漢唐閎,德儷商周王。巍峨大明門,如翬峙南向。

其陽肇圜丘,列聖凝靈貺。其内廓乾清,至尊儼旒纊。

繚以皇城垣,靚深擬天上。其旁列兩街,省寺鬱相望。

經營本睿裁,斲削命般匠。鼎從郟鄏卜,宅是成周相。

穹然對兩京,自古無與抗。酆宫遜顯敞,未央失宏壯。

西來太行條,連天矚崖嶂。東盡巫閭支,界海看滉瀁。

居中守在支,臨秋國爲防。人物並浩穰,風流餘慨忼。

百貨集廣馗,九金歸府藏。通州船萬艘,便門車千兩。

緜延祀四六,三靈哀板蕩。紫塞吟悲笳,黄圖布氈帳。

獄囚圻父臣,郊死凶門將。悲號煤山縊,泣血思陵葬。

宗子洎羣臣,鳶岑與黔漲。丁年抱國恥,未獲居一障。

垂老入都門,有願無繇償。足穿貧士履,首戴狂生盎。

愁同箕子過,悴比湘纍放。縱横數遺事,太息觀今曏。

空懷赤伏書,虚想雲臺仗。不覩舊官儀,惸惸念安傍。

復思塞上遊,汗漫誠何當。河西訪竇融,上谷尋耿況。

聊爲舊京辭,投毫一吁悵。

 

薊州

 

北上漁陽道,陰風倍慘悽。窮魚浮淀白,孽鳥向林低。

故壘餘安史,居人半霫奚。停驂聊一問,幾日到遼西?

 

玉田道中

我行至北方,所見皆一概。豈有田子春,尚守盧龍塞。

驅車且東之,英風宛然在。山中無父老,故宅恐荒穢。

浭水久還流,盤山仍面内。地道無虧崩,天行有蒙昧。

騁目一遐觀,浩然發深愾。可憐壯遊人,不遇熙明代。

 

永平

流落天涯意自如,孤蹤終與世情疏。

馮驩元不曾彈鋏,關令安能强著書?

榆塞晚花重發後,灤河秋鴈獨飛初。

從兹一覽神州去,萬里徜徉興有餘。

 

謁夷齊廟

言登孤竹山,愾焉思古聖。荒祠寄山椒,過者生恭敬。

百里亦足君,未肯滑吾性。遜國全天倫,遠行辟虐政。

甘餓首陽岑,不忍臣二姓。可爲百世師,風操一何勁!

悲哉尼父窮,每歷邦君聘。楚狂歌鳳衰,荷蕢譏擊磬。

自非爲斯人,棲棲無乃佞。我亦客諸侯,猶須善辭命。

終懷耿介心,不踐脂韋徑。庶幾保平生,可以垂神聽。

 

寄弟紓及友人江南

已下屠維大淵獻

仲尼一旅人,棲棲去齊衛。當其在陳時,亦設先人祭。

深哉告孟言,緬矣封防制。而我亦何爲,遠遊及三歲。

前年北踰汶,頃者東過薊。三世但一身,南瞻每揮涕。

未敢廢烝嘗,無由辦羊彘。粟從仁者求,酒向鄰家貰。

庶幾儻來歆,精靈眇天際。不知自兹往,吾駕焉所税。

世故多屯邅,曰歸未成計。疢如切中心,没齒安蔬糲。

 

吾家有賜塋,近在尚書浦。前區百畝田,後啓重門堵。

子姓儼成行,科名多接武。家風萬石傳,花竹平泉圃。

蟬聯二百祀,魂魄猶兹土。一旦閲滄桑,他人代爲主。

痛我遊子身,中年遭薄祜。驅車去關河,行行遠豺虎。

親朋不可見,何況予同父。碌碌想阿奴,耕田故辛苦。

行者歎四方,居者愁門户。豈爲别離哀,努力念爾祖。

 

自昔遘難初,城邑遭屠割。幾同趙卒坑,獨此一人活。

既偷須臾生,詎敢辭播越。十年四五遷,今復客天末。

田園已侵并,書卷亦剽奪。尚虞陷微文,雉羅不自脱。

却喜對山川,壯懷稍開豁。秉心在忠信,持身類迂闊。

朋友多相憐,此志貫窮達。雖鄰河伯居,未肯求呴沫。

出國每徒行,花時猶衣褐。以此報知交,無爲久惻怛。

 

山海關

芒芒碣石東,此關自天作。粤惟中山王,經營始開拓。

東支限重門,幽州截垠堮。前海彌浩溔,後嶺横岝崿。

紫塞爲周垣,蒼山爲鎖鑰。緬思開創初,設險制東索。

中葉狃康娱,小有干王略。撫順矢初穿,廣寧旗已落。

抱頭化貞逃,束手廷弼却。駸駸河以西,千里屯氈幕。

關外修八城,指麾煩内閣。楊公築二翼,東西立羅郭。

時稱節鎮雄,頗折氛祲惡。神京既顛隕,國勢靡所託。

啓關元帥降,歃血名王諾。自此來域中,土崩無鬭格。

海燕春乳樓,塞鷹曉飛泊。七廟竟爲灰,六州難鑄錯。

 

望夫石

威遠臺前春草萋,望夫岡畔夜烏啼。

九枝白日扶桑上,萬疊蒼山大海西。

國是秪憑三寸舌,老謀終惜一丸泥。

愁心欲共秦貞女,目斷天涯路轉迷。

 

昌黎

彈丸餘小邑,固守作東藩。列郡誰能比,雄關賴此存。

霜槎春砦出,風葉夜旗翻。欲問嬰城事,聲吞不敢言。

 

三屯營

三屯山勢鬱峥嶸,少保當年此建旌。

名似北平臨宿將,制如河上築降城。

忠祠日落來山鬼,武庫苔封蝕禁兵。

一望幽燕人物盡,頽垣荒草不勝情。

 

恭謁天壽山十三陵

成祖昔定都,乃省兹山陽。羣山自天來,勢若蛟龍翔。

東趾據盧龍,西脊馳太行。後尻坐黄花,前面臨神京。

中有萬年宅,名曰康家莊。可容百萬人,豁然開明堂。

維時將作臣,奉旨趨傍傍。盛德比霸杜,宏規軼瀍邙。

雷電驅玄冥,白雲升帝鄉。三光墜榆木,窮北回輼輬。

駊騀金粟堆,寂寞橋山藏。右獻左次景,裕茂迤西旁。

泰陵在茂西,稍折南維康。永陵在東南,規模特恢張。

碝石爲玄墀,丹青焕雕梁。昭近九龍池,定依昭左方。

其制亦如永,工麗踰孝長。慶居獻西隅,德奠永東岡。

環山數十里,松柏參天蒼。列宗每駕朝,百執恒趨蹌。

一年祭三舉,侍從來班揚。詩追安世歌,典與郊禘光。

自傷下土臣,不睹昭代章。天禍降宗國,滅我聖哲王。

渴葬池水南,靈宫迫妃殤。上無寶城制,周帀唯甎墻。

下有中涓墳,陪葬義所當。殿上立三主,並列田娘娘。

問此何代禮,哽咽不可詳。麥飯提一簞,棗榛提一筐。

村酒與山蔬,一一自攜將。下階拜稽首,出涕雙浪浪。

主祭非曾孫,降假非宗祊。重上諸陵間,裴回復彷徨。

茂陵樹千株,獨立不受戕。門闔尚完具,上頭安御牀。

自康以接慶,小樹多榆枋。殿樓盡黄瓦,逶迤各相望。

康昭二明樓,並遭劫火亡。定陵毀大殿,以及東西廊。

餘陵半無門,累甓仍支杗。尚存宰牲亭,暨外諸監房。

石人十有二,袍笏兼戎裝。六獸柱則四,制與鐘山亢。

跨以七孔橋,峙以白石坊。仁宗所製碑,崷崒當中央。

行宫已頹壞,御路徒荒涼。每陵二太監,猶自稱司香。

人給地數畮,把耒耕山塲。春秋祭碑下,共用一豕羊。

皆云牧騎來,斫伐尤披猖。并力與之争,僅得保界疆。

有盜貴妃冢,斬首竿以槍。於時姦宄民,瞿然始懲創。

繞陵凡六口,六口各有兵。一陵立一衛,衛設屯與倉。

居庸有總兵,昌平有侍郎。一朝盡散迸,無復陵京防。

燕山自峨峨,沙河自湯湯。皇天自高高,后土自芒芒。

下痛萬赤子,上呼十四皇。哭帝帝不聞,籲天天無常。

幽都蹲土伯,九關飛虎倀。日月相蝕虧,列宿爲參商。

自古有殂落,劇哉哀姚黄。從臣去鼎湖,二妃沈江湘。

倉皇一抔土,十五零秋霜。天運未可億,天心未可量。

仲華復西京,崔損修中唐。誰能寄此詩,雅頌同洋洋。

 

王太監墓

先帝賓天日,諸臣孰扈從?中涓能一死,大節獨從容。

地切山陵閟,魂扶輦御恭。遠同高力士,陪葬哭玄宗。

 

劉諫議祠(在昌平舊縣今廢)

皁囊青史漫傳名,白日黄泉氣未平。

自古國亡緣宦者,可憐身没尚書生。

荒阡草長妖狐出,舊驛風寒劣馬行。

一自德陵升馭後,山河祠廟總淪傾。

 

居庸關

居庸突兀倚青天,一澗泉流鳥道懸。

終古戍兵煩下口,本朝陵寢託雄邊。

車穿褊峽鳴禽裏,烽點重岡落鴈前。

燕代經過多感慨,不關遊子思風煙。

 

極目危巒望八荒,浮雲夕日徧山黄。

全收朔地當年大,不斷秦城自古長。

北狩千官隨土木,西來羣盜失金湯。

空山向晚城先閉,寥落居人畏虎狼。

 

重登靈(在長清縣東南九十

重來絶巘一攀緣,壞閣崔嵬起暮煙。

山静鼪猱棲佛地,堂空龍象散諸天。

芟林果熟紅椒後,入定僧歸白鶴前。

莫問江南身世事,殘金兵火一淒然。

 

秋雨

生無一錐土,常有四海心。流轉三數年,不得歸園林。

蹠地每塗淖,闚天久曀陰。尚冀異州賢,山川恣搜尋。

秋雨合淮泗,一望無高深。眼中隔泰山,斧柯未能任。

車没斷崖底,路轉崇岡岑。客子何所之,停驂且長吟。

夸父念西渴,精衛憐東沈。何以解吾懷,嗣宗有遺音。

 

與江南諸子别

絶塞飄零苦著書,朅來行李問何如。

雲生岱北天多雨,水決淮壖地上魚。

濁酒不忘千載上,荒雞猶唱二更餘。

諸公莫效王尼歎,隨處容身足草廬。

 

天津

文皇都北平,始建天津衛。内以輔神京,外徹溟海際。

南北瀉兩河,吐納百川細。輓漕日夜來,貢賦無留滯。

重臣鎮其間,鼎足分宣薊。豈惟念輸將,隱然存大計。

孽盜踵巢芝,共主非幽厲。曾無一矢遺,歘啓都城閉。

馬嵬止玄宗,曹陽宿獻帝。雖云兩日程,乘輿豈能詣。

先帝一出宫,洞然知國勢。與其蹈危塗,不若宫中縊。

嗚呼事一乖,宇宙遂顛蹶。開府固庸才,奉頭竟南逝。

侈言曲突謀,縱有亦奚濟?何人爲史官,直筆掃蕪翳。

登陴望九門,臨風灑哀涕。

 

舊滄州

落日空城内,停驂問路歧。曾經看百戰,唯有一狻猊。

 

再謁天壽山陵

已下上章困敦

諸陵何崔嵬,不改蒼然色。下蟠厚地深,上峻青天極。

佳氣鬱葱葱,靈長詎可測。云何月遊路,坐見塞塵偪。

空勞牲醴陳,微寘神豈食?仁言人所欣,甘言人所惑。

小修此陵園,大屑我社稷。朅來復仲春,再拜翦荆棘。

臣子分則同,駿奔誰共職?區區犬馬心,媿乏匡扶力。

 

送王文學麗正歸新安

兩年相遇都門道,只有王生是故人。

原廟松楸頻眺望,夾城花蕚屢經巡。

悲歌絶塞將歸客,學劒空山未老身。

貰得一杯燕市酒,傾來和淚溼車輪。

 

答徐甥乾學

轉蓬枯質自來輕,繞樹孤棲尚未成。

守兔江湄遲夜月,飲牛澗底觸秋聲。

孤單苦憶難兄弟,薄劣煩呼似舅甥。

今日燕臺何邂逅,數年心事一班荆。

 

白下

白下西風落葉侵,重來此地一登臨。

清笳皓月秋依壘,野燒寒星夜出林。

萬古河山應有主,頻年戈甲苦相尋。

從教一掬新亭淚,江水平添十丈深。

 

重謁孝陵

舊識中官及老僧,相看多怪往來曾。

問君何事三千里,春謁長陵秋孝陵。

 

贈林處士古度

老者人所敬,於今乃賤之。臨財但苟得,不復知廉維。

五官既不全,造請無虚時。趙孟語諄諄,煩亂不可治。

期頤悲褚淵,耄齒嗟蘇威。以此住人間,動輒爲世嗤。                                                                                      

嶷嶷林先生,自小工文辭。彬彬萬曆中,名碩相因依。

高會白下亭,卜築清溪湄。同心游岱宗,誼友從湘纍。

江山忽改色,草木皆枯萎。受命松柏獨,不改青青姿。

今年八十一,小字書新詩。方正既無詘,聰明矧未衰。

吾聞王者興,巡狩名山來。百年且就見,況德爲人師。

唯此耉成人,皇天所憖遺。以洗多壽辱,以作邦家基。

 

贈黄職方師正(建陽人)

黄君濟川才,大器晚成就。一出事君王,牧馬踰嶺岫。

元臣舉國降,羽葆蒙塵狩。崎嶇遂奔亡,空山侣猿狖。

蕭然冶城側,窮巷一廛僦。數口費經營,索飯兼穉幼。

清操獨介然,片言便拂袖。常思驅五丁,一起天柱仆。

微誠抱區區,時命乃大謬。南望建陽山,荒阡餘石獸。

生違鹿柴居,死欠狐丘首。矢口爲詩文,吐言每奇秀。

揚州九月中,煨芋試新酎。猛志雷破山,劇談河放溜。

否終當自傾,佇待名賢救。落落我等存,一繩維宇宙。

 

杭州

已下重光赤奮若

宋世都臨安,江山已失據。猶誇天目山,龍翔而鳳翥。

重江險足憑,百貨東南聚。於此號行都,六帝鑾輿駐。

西輸楚蜀資,北擁淮海戍。湖光映罘罳,山色連宫樹。

兩國罷干戈,君臣日遊豫。襄樊一陷没,千里無完固。

梵唄響殿庭,番僧抇陵墓。天運亦何常,以此思其懼。

 

浙西錢榖地,不以封宗室。南渡始僑藩,懿親藉丞弼。

序非涿郡疏,德則琅琊匹。如何負扆謀,蒼黄止三日。

那肱召周軍,北庭王衛律。所以敵國人,盡得我虚實。

青絲江上來,朱邸城中出。一代都人士,盡屈旃裘厀。

誰爲斬逆臣,一奮南史筆。

 

禹陵

大禹巡南守,相傳此地崩。禮同虞帝陟,神契鼎湖升。

窆石形模古,墟宫世代仍。探奇疑是穴,考典或言陵。

玉帛千年會,山河一氣憑。御香來敕使,主守付髠僧。

樹暗巖雲積,苔深壑雨蒸。鵂鶹呼冢柏,蝙蝠下祠燈。

餘烈猶於越,分封並杞鄫。國詒明德胙,人有霸圖稱。

往者三光墜,江干一障乘。投戈降北固,授孑守西興。

冲主常虚己,謀臣動自矜。普天皆爵禄,無地使賢能。

合戰山回霧,窮追海踐冰。蠡城迷白草,鏡沼爛紅蔆。

樵採岡林徧,弓刀塢壁增。遺文留仆碣,仄徑長荒藤。

望古頻搔首,嗟今更撫膺。會稽山色好,悽惻獨攀登。

 

宋六陵

六陵饒荆榛,白日愁春雨。山原互起伏,井邑猶成聚。

偃折冬青枝,哀哀叫杜宇。海水再桑田,江頭動金鼓。

躡屩一遷逡,淚灑欑宫土。

 

顔神山中見橘

黄苞绿葉似荆南,立雪淩寒性自甘。

但得靈均長結伴,顔神山下即江潭。

 

三月十九日有事于欑宫時聞緬國之報

已下玄黓攝提格

此日空階薦一觴,軒臺雲氣久芒芒。

時來夏后還重祀,識定凡君自未亡。

宿鳥乍歸陵樹穩,春花初放果園香。

年年霑灑頻寒食,咫尺龍髯近帝旁。

 

古北口

漢家亭障接山南,光禄臺空倚夕嵐。

戍卒耕田烽火寂,唯餘城下一茅菴。

歲歲飛鴻出口迴,年年採木下川來。

山中鹿角都除却,便似函關日夜開。

白髮黄冠老道流,自言家世小興州。

一從移向山南住,吹角孤城二百秋。

霧靈山上雜花生,山下流泉入塞聲。

却恨不逢張少保,磧南猶築受降城。

 

五十初度時在昌平

居然濩落念無成,駟流萍度此生。

遠路不須愁日暮,老年終自望河清。

常隨黄鵠翔山影,慣聽青驄别塞聲。

舉目陵京猶舊國,可能鐘鼎一揚名?

 

北嶽廟

曲陽古名邦,今日稱下縣。嶽祠在其中,巍峨奉神殿。

體制匹岱宗,經營自雍汴。鶴駕下層霄,宸香閟深院。

睒晹鬼目獰,盤蹙松根轉。白石睇穹文,丹楹仰流絢。

肇典在有虞,望秩羣神徧。時巡歲即暮,歸格牲斯薦。

自此沿百王。彬彬著紀傳。恒山跨北極,自古無封禪。

賴以鎮華戎,帝王得南面。河朔多彊梁,燕雲屢征戰。

赫赫我陽庚,區分入邦甸。告祈無闕事,降福蒙深眷。

周封喬嶽柔,禹别高山奠。疆吏少干城,神州恣奔踐。

祠同宋社亡,祭卜伊川變。再拜出廟門,嗚呼淚如霰。

 

井陘

水折通燕海,山盤上趙陘。權謀存史册,險絶著圖經。

瞰下如臨井,憑高似建瓴。壑冰當路白,窯火出林青。

頗憶三分國,曾觀九地形。秦師踰上黨,齊卒戍熒庭。

獨此艱方軌,於今尚固扄。連恒開晉索,指昴逼虞星。

乞水投孤戍,炊藜舍短亭。却愁時不會,天地一流萍。

 

一鴈度汾河,河邊積雪多。水枯清澗曲,風落介山阿。

塞上愁書信,人間畏網羅。覆車方有粟,飲啄意如何?

 

堯廟

舊俗陶唐後,嚴祠古道邊。土階依玉座,松棟冠平田。

霜露空林積,丹青彩筆鮮。垂裳追上理,曆象想遺篇。

鳥火頻推革,山龍竟棄捐。汾方風動壑,姑射雪封顛。

典册淪幽草,文章散暮煙。滔天非一族,猾馬已三傳。

歲至澆邨酒,人貧闕社錢。相逢華髮老,猶記漢朝年。

电话:0512-57560120 投稿邮箱:jsksyz@126.com 在线QQ:363809198 QQ群:205925773

技术支持:昆山网络公司 益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