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顾炎武思想课程基地 | 基于顾炎武治行风范的师生社会责任意识教育策略研究课题组 省级课题   中华国学    德育教育   家长论坛   昆山一中

亭林詩集卷之二

发布时间:2017/1/12 19:06:02   来源:課程基地 作者:顧炎武


亭林詩集卷之二

 

金壇縣南五里顧龍山上有高皇帝御題詞一闋

已下上章攝提格

突兀孤亭上碧空,高皇於此下江東。

即今御筆留題處,想見神州一望中。

黄屋非心天下計,青山如舊帝王宫。

丹陽父老多遺恨,尚與兒童誦大風。

 

重至京口

雲陽至京口,水似巴川縈。逶迤見北山,乃是潤州城。

城北江南舊軍壘,當年戍卒曾屯此。

西上青天是帝京,天邊淚作長江水。

江水遶城回,山雲傍驛開。遥看白羽扇,知是顧生來。

 

榜人曲

儂家住在江洲,兩槳如飛自繇。

金兵一到北岸,踏車金山三周。

 

真州城子自堅,京口長江無恙。

艤舟夜近江南,恐有南朝丞相。

 

流轉

流轉吴會間,何地爲吾土?登高望九州,極目皆榛莽。

寒潮盪落日,雜遝魚蝦舞。饑烏晚未棲,弦月陰猶吐。

晨上北固樓,慨然涕如雨。稍稍去鬢毛,改容作商賈。

却念五年來,守此良辛苦。畏途窮水陸,仇讐在門户。

故鄉不可宿,飄然去其宇。往往歷關梁,又不避城府。

丈夫志四方,一節亦奚取?毋爲小人資,委肉投餓虎。

浩然思中原,誓言向江滸。功名會有時,杖策追光武。

 

秀州

秀州城下水,日夜生春雲。雲含秀州塔,鳥下吴江濆。

我願乘此鳥,一見倉海君。異人不可遇,力士難再得。

海內不乏賢,何以酬六國?將從馬伏波,田牧邊郡北。

復念少游言,憑高一悽惻。

 

恭謁孝陵

已下重光單閼

閏曆窮元季,真符啟聖人。九州殊夏裔,萬古肇君臣。

武德三王後,文思二帝鄰。卜年乘王氣,定鼎屬休辰。

江水縈丹闕,鐘山擁紫宸。衣冠天象遠,法駕月遊新。

正寢朝羣后,空城走百神。九嵕超嵽,原廟逼嶙峋。

寶祚方中缺,炎精且下淪。郊坰來獵火,苑蘌動車塵。

繫馬神宫樹,樵蘇御道薪。巋然唯殿宇,一望獨荆榛。

流落先朝士,間關絶域身。干戈逾六載,雨露接三春。

患難形容改,艱危膽氣真。天顔杳靄接,地勢鬱紆親。

尚想初陵制,仍詢徙邑民。因山皆土石,用器不金銀。

紫氣浮天宇,蒼龍捧日輪。願言從鄧禹,修謁待西巡。

 

拜先曾王考木主於朝天宫後祠中

晉室丹楊尹,猶看古柳存。山河今異域,瞻拜獨曾孫。

雨静鐘山閉,雲深建業昬。自憐襤褸客,拭淚到都門。

 

贈萬舉人壽祺(徐州人)

白龍化爲魚,一入豫且網。愕眙不敢殺,縱之遂長往。

萬子當代才,深情特高爽。時危見縶維,忠義性無枉。

翻然一辭去,割髮變容像。卜築清江西,賦詩有遐想。

楚州南北中,日夜馳輪鞅。何人詗北方,處士才無兩。

回首見彭城,古是霸王壤。更有雲氣無?山川但坱莽。

一來登金陵,九州大如掌。還車息淮東,浩歌閉書幌。

尚念吴市卒,空中弔魍魎。南方不可託,吾亦久飄蕩。

崎嶇千里間,曠然得心賞。會待淮水平,清秋發吴榜。

 

淮東

淮東三連城,其北舊侯府。昔時王室壞,南京立新主。

河上賊帥來,東南費撑拄。詔封四將軍,分割河淮土。

侯時擁兵居,千里蹔安堵。促觴進竽瑟,堂上坎坎鼓。

美人拜帳中,請作便旋舞。爲歡尚未畢,羽檄來旁午。

揚舲出廟灣,欲去天威怒。舉族竟生降,一旦爲俘虜。

傳車詣幽燕,猶佩通侯組。長安九門中,出入黄金塢。

故侯多嫌猜,黄金爲禍胎。白日不爾待,長夜來相催。

徬徨闕門前,一時下霆雷。法吏逢上意,羅織及嬰孩。

具獄阿房宫,腰斬咸陽市。踟蹰念黄犬,太息謼諸子。

父子一相哭,同日歸蒿里。有金高北邙,不得救身死。

地下逢黄侯,舉手相揶揄:我爲天朝將,爾作燕山俘。

俱推凶門轂,各剖河山符。嗟公何不死,死在淮東郛。

一死留芳名,一死骨已枯。寄語後世人,觀此兩丈夫。

 

贈人

楊朱見路岐,泫然涕沾臆。路旁多行人,一南一以北。

南北遂分手,去去焉所極?南指越裳山,北適氊裘國。

同在天地間,合并安可得?此去道路長,哀哉各努力!

 

步上太行山,盤石鬱相抱。行人共太息,此是摧輈道。

前路無康莊,回車苦不早。聞君將有適,念此令人老。

山下有丈夫,窮年折芝草。不出巖谷間,長得顔色好。

 

同族兄存愉拜黄門公墓

已下玄黓執徐

古墓横山下,遺文郡志中。才名留史傳,譜系出先公。

歲月千年邈,郊坰百戰空。立松標舊竁,偃石護幽宫。

地自豪家奪,碑因貴客礱。賢兄能發憤,陳迹遂昭融。

念昔遭離亂,於今事略同。登車悲出走,雪涕問臨戎。

述記名山業,提戈國士風。荒祠亡血食,汗簡續孤忠。

山勢仍吴鎮,溪流與越通。眷言懷往烈,感慨意無窮。

 

贈路舍人澤溥

秋鴈違朔風,來集三江裔。未得遂安棲,徘徊望雲際。

嗚呼先大夫,早識天子氣。謁帝三山宫,柄用恩禮備。

汀江失警蹕,一死魂猶視。君從粤中來,千里方鼎沸。

絶跡遠浮名,林臯託孤詣。東山峙大湖,昔日軍所次。

奉母居其中,以待天下事。相逢金閶西,坐語一長喟。

復叙國變初,山東並賊吏。長淮限南北,支撑賴文帥。

擒魁獻行朝,逆黨皆戰悸。江外甫晏然,卒墮權臣忌。

鑠金口未白,牧馬彎弓至。天子呼恩官,干戈對王使。

感激千載逢,一下君臣淚。嶺表多炎風,孤棺託蕭寺。

怒聲瀧水急,遺策空山閟。君才賈董流,矧乃忠孝嗣。

國步方艱危,簡在卿昆季。經營天造始,建立須大器。

敢不竭微誠,用卒先臣志。明夷猶未融,善保艱貞利。

 

清江浦

此地接邳徐,平江故蹟餘。開天成祖代,轉漕北京初。

牐下三春盡,湖存數尺瀦。舳艫通國命,倉廩峙軍儲。

陵谷天行變,山川物態疎。黄流侵內地,清口失新渠。

米麥江淮貴,金錢帑藏虚。蒼生稀土著,赤地少耰鋤。

廟食思封劵,河防重璽書。路旁看父老,指點問舟車。

 

丈夫

丈夫志四方,有事先懸弧。焉能釣三江,終年守菰蒲?

如何駟隙間,流光日已徂。矯首望太行,努力驅鹽車。

風吹河北鴈,颯沓雲中呼。豈無懷土心,所羡千里途。

 

王家營

荒坰據淮津,彌望徧秋草。行人日夜馳,此是長安道。

鷄鳴客車出,四野星光早。征馬乏青芻,山川色枯槁。

燕中舊日都,風景猶自好。衣殘苕上繒,米爛東吴稻。

公卿不難致,所患無金寶。還顧旅舍中,空囊故相惱。

回頭問行人,路十如何老?

 

傳聞

傳聞西極馬,新已下湘東。五嶺遮天霧,三苗落木風。

間關行幸日,瘴癘百蠻中。不有真王禮,誰收一戰功?

 

廿載河橋賊,於今伏斧碪。國威方一震,兵勢已遥臨。

張楚三軍令,尊周四海心。書生籌往略,不覺淚痕深。

 

路舍人家見東武四先曆

已下昭陽大荒落

夏后昔中微,國絶四十載。但有少康生,即是天心在。

曆數歸君王,百揆領冢宰。路公識古今,危難心不怠。

屬車乍蒙塵,七閩盡戎壘。粤西已踰年,其歲直丁亥。

侵尋各自擁,迫蹙限厓海。厦門絶島中,大澤一空礨。

新曆尚未頒,國疑更誰待?遂命疇人流,三辰候光彩。

印用文淵閣,丹泥勝珠琲。龍馭杳安之?台星隕衡鼐。

猶看正朔存,未信江山改。在昔順水軍,光武戰幾殆。

子顔獨奮然,終竟齊元凱。叔世乏純臣,公卿襍鄙猥。

持此一册書,千秋戒僚采。

 

再謁孝陵

再陟神坰下,還經禁嶺隈。精靈終浩蕩,王氣自崔嵬。

突兀明樓峙,呀庨御殿開。彤雲浮苑起,碧巘到宫迴。

鼎叶周家卜,符占漢代災。蒼松長化石,黑土乍成灰。

城闕春生草,江山夜起雷。興王龍虎地,命世鄂申才。

瞻拜魂猶惕,低佪思轉哀。上陵餘舊曲,何日許追陪?

 

恭謁高皇帝御容靈谷寺

肅步投禪寺,焚香展御容。人間垂法象,天宇出真龍。

隆準符高帝,虬鬚軼太宗。掃除開八表,盪滌翦羣兇。

大化乘陶冶,元功賴發蹤。本支書胙德,臣辟記勳庸。

遺像荒山守,塵函古刹供。神靈千載後,運會百年重。

痛迫西周烕,愁深朔漠烽。萬方多蹙蹙,薄海日喁喁。

臣籍東吴產,皇恩累葉封。天顔仍左顧,國難一趨從。

飄泊心情苦,來瞻拜跪恭。異時司隸在,可許下臣逢。

 

贈朱監紀四輔(寶應人)

十載江南事已非,與君辛苦各生歸。

愁看京口三軍潰,痛説揚州七日圍。

碧血未消今戰壘,白頭相見舊征衣。

東京朱祜年猶少,莫向尊前歎式微。

 

監紀示遊

知君前自廣州來,瀧水孤雲萬壑哀。

兩路攻虔皆不下,一軍守嶺竟空回。

同時金李多驍將,遺事江山只戰臺。

獨有臨風憔悴客,新詩吟罷更徘徊。

 

贈鄔處士繼思

市中問韓康,藥肆在何許?牀頭本草書,門外長桑侣。

每吟詩一篇,泠然在雲天。筇穿北固雪,艇迷京口煙。

六代江山好,愁來恣搜討。蘭蓀本獨芳,薑桂從今老。

去去復棲棲,河東王伯齊。年年尋杜甫,一過浣花溪。

 

昔有

昔有楚項羽,宰割封侯王。徙帝都上游,殺之於南方。

大權既分裂,海內争雄彊。何況咫尺間,嬴秦尚未亡。

時會互反覆,壯盛豈有常。感事再三歎,令我一徬徨。

 

魏政昔濁亂,兵甲興爾朱。唐臣多險浮,全忠肆誅屠。

貪夫分自當,不用重哀吁。河陰與白馬,千載同一途。

奈此國命何,大勢常與俱。天意未可窺,或爲真人驅。

 

 

楊明府永言(南人)昔在崑山義不克爲僧於華亭及吴帥舉事去而之蘭谿今復來吴下感舊有贈

絶跡雲間日,分飛海上秋。超然危亂外,不與少年儔。

閲歲空山久,尋禪古寺幽。干戈纏粤徼,妻子隔寧州。

乍解桐江纜,仍回谷水舟。刀寒餘斗色,血碧帶江流。

舊卒蒼頭散,新交白眼休。同年張翰在,賓客顧榮留。

海日初浮嶼,吴霜早覆洲。與君遵晦意,不負一匡謀。

 

送歸高士之淮上

送君孤棹上長淮,千里談經意不乖。

卜宅已安王考兆,攜書還就故人齋。

簷前映雪吟偏苦,窗下聽鷄舞亦佳。

此日邴原能斷酒,不煩良友數縈懷。

 

贈劉教諭永錫(大名人)

棲遲十載五湖湄,久識元城劉器之。

百口凋零餘僕從,一身辛苦别妻兒。

心悲漳水春犂日,目斷長洲夕鴈時。

獨我周旋同宿昔,看君卧起節頻持。

 

郝將軍太極人也天中守霑益功疏識其姓名今爲醫客於吴之上津橋言及舊事感而有贈

曾提一旅制黔中,水藺諸酋指顧空。

入楚廉頗猶未老,過秦扁鵲更能工。

風高劒氣蛉川外,水沸茶聲鶴澗東。

橋畔相逢不相識,漫將方技試英雄。

 

孝陵圖

鐘山白草枯,冬月蒸宿霧。十里無立椔,岡阜但回互。

寶城獨青青,日色上霜露。殿門達明樓,周遭尚完固。

其外有穹碑,巍然當御路。文自成祖爲,千年繫明祚。

侍衛八石人,祇肅侯靈輅。下列石獸六,森然象鹵簿。

自馬至獅子,兩兩相比附。中間特崒嵂,有二擎天柱。

排立榛莽中,凡此皆尚具。又有神烈山,世宗所封樹。

卧碑自崇禎,禁約煩聖諭。石大故不毀,文字猶可句。

至於土木工,俱已亡其素。東陵在殿左,先時懿文袝。

云有殿二層,去門可百步。正殿門有五,天子升自阼。

門內廡三十,左右以次布。門外設兩厨,右殿上所駐。

祠署并宫監,羊房暨酒庫,以至各廨宇,並及諸宅務。

東西二紅門,四十五巡鋪。一一費搜尋,涉目仍迷瞀。

山後更蕭條,兵牧所屯聚。洞然見銘石,崩出常王墓。

何代無厄菑,神聖莫能度。幸兹寢園存,皇天永呵護。

奄人宿其中,無乃致褻汙。陵衛多官軍,殘毀法不捕。

伐木復撤亭,上觸天地怒。雷震樵夫死,梁壓陵賊仆。

乃信高廟靈,却立生畏怖。若夫本衛官,衣食久遺蠧。

及今盡流冗,存兩千百户。下國有蟣臣,一年再奔赴。

低徊持寸管,能作西京賦。尚慮耳目褊,流傳有錯誤。

相逢虞子大,獨記陵木數。未得對東巡,空山論掌故。

 

十廟(鷄鳴山下有帝王功臣十廟,後人但謂之十廟)

我來雞籠下,十廟何蒼涼。周垣半傾覆,棟宇皆頹荒。

樹木已無有,寂寞餘山岡。功臣及卞劉,並作瓦礫塲。

衛國有遺主,尚寓五顯堂。武惠僅一間,廟貌猶未亡。

蔣廟頗完具,欹側惟兩廊。帝王殿已撤,主在門中央。

或聞道路言,欲改祀三皇。真武並祠山,香火仍相當。

其南特焕然,漢末武安王。云是督府修,中絶以堵墻。

陪京板蕩餘,百司已更張。神人悉異名,不改都城隍。

朔望及雩祈,頓首誠恐惶。神奉太祖勅,得以威遐荒。

留此金字題,昭示同三光。追惟定鼎初,遣祀明綸將。

二百七十年,吉蠲存太常。三靈俄乏主,一代淪彜章。

圜丘尚無依,百神焉得康?騎士處高廟,陵闕來牛羊。

何當挽天河,滌去諸不祥。無文秩新邑,人鬼咸迪嘗。

復見十廟中,冠佩齊趨蹌。此詩神聽之,終古其毋忘。

 

金山

已下閼逢敦

東風吹江水,一夕向西流。金山忽動摇,塔鈴語不休。

水軍一十萬,虎嘯臨皇州。巨艦作大營,飛艣爲前茅。

黄旗亘長江,戰鼓出中洲。舉火蒜山旁,鳴角東龍湫。

故侯張子房,手運丈八矛。登高矚山陵,賦詩令人愁。

沈吟十年餘,不見旌旆浮。忽聞王旅來,先聲動燕幽。

闔廬用子胥,鄢郢不足收。祖生奮擊楫,肯效南冠囚?

願言告同袍,乘時莫淹留。

 

僑居神烈山下

典得山南半畝居,偶因行藥到郊墟。

依稀玉座浮雲裏,落莫金莖淡日初。

塔葬屬支城外土,營屯塞馬殿中廬。

猶餘伯玉當年事,每過陵宫一下車。

 

古隱士

幼安遭漢季,一身客遼東。世亂多傾危,築室深山中。

自非學者流,名字罕得通。研心易六爻,不用希潛龍。

根矩好清評,行止乃未同。

 

嘗聞龐德公,自守甘窮餓。旦率妻子耕,不知州牧過。

關中傕氾攻,河上袁吕破。默默似無聞,但理芸鋤課。

獨識諸葛君,一言定王佐。

 

真州

擊楫來江外,揚帆上舊京。鼓聲殷地起,獵火照山明。

楚尹頻奔命,宛渠尚守城。真州非赤壁,風便一臨兵。

 

太平

天門采石尚嶙峋,一代興亡此地親。

雲擁白龍來戍壘,日隨青蓋落江津。

常王戈甲先登陣,花將鬚眉駡賊身。

猶是南京股肱郡,憑高懷往獨傷神。

 

蟂磯

下接金山上小孤,一磯中立鎮蕪湖。

千年形勢分南極,萬里梯航達帝都。

嶺色遠浮黄屋纛,江風寒拂白頭烏。

高皇事業山河在,留得奎章墨未枯。

 

江上

清霜覆蘆花,秋向江岸白。青山矗江天,飛鳥去無跡。

行行獨愁思,今爲遠行客。晨樵水上峰,夜釣磯邊石。

酌水復烹魚,可以供日夕。且此恣盤桓,安能守阡陌?

 

江風吹回波,垂鈎魚不上。歲旱耕山田,抱甕禾不長。

閒來走磯下,輕舟駕兩槳。何處是新洲?日入秋砧響。

聞有伐荻人,欣然願偕往。恐復非英流,空結千齡想。

 

久留燕子磯院中有感而作

寄食清江院,從秋又涉冬。水侵慈姥竹,風落孝陵松。

野宿從晨釣,山居傍夕烽。相逢徐孺子,多謝郭林宗。

 

范文正公祠

先朝亦復愁元昊,臣子何人似范公?

已見干戈纏海内,尚留冠佩託江東。

含霜晚穗遺田裏,噪日寒禽古廟中。

吾欲與公籌大事,到今憂樂恐無窮。

 

錢生肅潤之父出示所輯方書

和扁日以遥,治術多瞀亂。方書浩無涯,其言比河漢。

彭鏗有後賢,物理恣探玩。恥爲俗人學,特發仁者歎。

五勞與七傷,大抵同所患。循方以治之,於事亦得半。

條列三十餘,有目皆可看。略知病所起,可以方理斷。

哀哉末世醫,誤人已無算。頗似郭舍人,射覆徒夸誕。

信口道熱寒,師心作湯散。未達敢嘗之,不死乃如綫。

豈如讀古方,猶得依畔岸。在漢有孝文,仁心周里閈。

下詔問淳于,一篇著醫案。如君静者流,嗣子況才彦。

何時遇英明,大化同參贊。

 

元旦陵下作

已下旃蒙協洽

十載逢元日,朝陵有一臣。山川通御氣,節物到王春。

闕下樵蘇盡,江東戰伐新。相看園殿切,鵠立幾縈神。

 

是日稱三始,何時見國初?風雲終日有,兵火十年餘。

甲子軒庭曆,春秋孔壁書。幸來京兆里,得近帝王居。

 

常熟歸生晟陳生芳績書來以詩答之

十載江村二子偕,相逢每詠步兵懷。

猶看老驥心偏壯,豈惜飛龍羽乍乖。

海上戈船連滬瀆,石頭烽火照秦淮。

先朝舊事君休問,鼓角淒其滿御街。

 

贈路光禄太平

弱冠追三古,中年賦二京。一門更喪亂,七尺尚峥嶸。

江海存微息,山陵鑒本誠。落萁裁十畝,覆草只三楹。

變故興奴隸,荓蜂出里閎。彌天成夏網,畫地類秦阬。

獄卒逢田甲,刑官屬甯成。文深從鍛鍊,事急費經營。

節俠多燕趙,交親即弟兄。周旋如一日,忼慨見平生。

疾苦頻存問,阽危得拄撑。不侵貞士諾,逾篤故人情。

木向猿聲老,江隨虎跡清。更承身世畫,不覺涕霑纓。

 

詶王生仍

故國羈人怨誹深,感君來往數相尋。

都將文字銷餘日,難把幽憂損壯心。

演易已成殷牖賾,援琴猶學楚囚音。

黧顔白髮非前似,只有新詩尚苦吟。

 

永夜

永夜刀鳴動箾中,起看征鴈各西東。

山憐虎阜從波涌,路識閶門與帝通。

待客荆卿愁日晚,艤舟漁父畏天風。

當時多少金蘭友,此際心期未許同。

 

陳生芳績

百里相思路阻紆,每承遺札訊何如。

絶交已廣朱生論,發憤終成太史書。

笠澤水清連底日,虞山葉落到根初。

從今世事無煩問,但掩衡門學種蔬。

 

贈路舍人

自分寒灰即溺餘,非君那得更吹嘘?

窮交義重千金許,疾吏情深一上書。

大麓陽飇回宿草,岷江春水下枯魚。

丁寧未忍津頭别,此去防身計莫疏。

 

贈錢行人邦寅(丹徒人)

李白真狂客,江淹本恨人。生涯從吏議,直道託羣倫。

之子才名重,相知管鮑親。起風還鷁羽,决海動龍鱗。

孤憤心尤烈,窮愁氣未申。彫年黄浦雪,殘臘玉山春。

貫日精誠久,回天事業新。南徐游歷地,儻有和歌辰。

 

松江别張處士愨王處士煒暨諸友人

已下柔兆涒灘

十載違鄉縣,三年旅舊都。風期嘗磊落,節行特崎嶇。

坐識人倫傑,行知國器殊。論兵卑起翦,畫計小陰符。

世事陵夷極,生涯閲歷枯。人情來轥藉,鬼語得揶揄。

郭解多從客,田儋自縛奴。事危先與手,法定必行誅。

義洩神人憤,歡騰里閈呼。匣餘剸兕劒,槖解射狼弧。

卦值明夷晦,時逢聽訟孚。邑豪方齮齕,獄吏實求須。

裳帛經時裂,南冠累月拘。槖饘誰問遺,衣食但支吾。

薄俗吴趨最,危巇蜀道俱。每煩疑載鬼,動是泣歧塗。

畜是樊中雉,巢鄰幕上烏。霜因鄒衍下,日爲魯陽驅。

抱直來東土,含愁到海隅。春生三泖壯,雪盡九峰紆。

異郡情猶徹,同人道不孤。未窮憐舌在,垂死覺心蘇。

大義摧牙角,深懷疐尾胡。奸雄頻歛手,國士一張鬚。

知己憐三釁,名流重八厨。欲將方寸報,惟有漢東珠。

 

贈潘節士檉章

北京一崩淪,國史遂中絶。二十有四年,記注亦殘缺。

中更支與賊,出入互轇轕。亡城與破軍,紛錯難具説。

三案多是非,反覆同一轍。始終爲門户,竟與國俱滅。

我欲問計吏,朝會非王都。我欲登蘭臺,祕書入東虞。

文武道未亡,臣子不敢誣。竄身雲夢中,幸與國典俱。

有志述三朝,并及海宇圖。一書未及成,觸此憂患途。

同方有潘子,自小耽文史。犖然持巨筆,直遡明興始。

謂惟司馬遷,作書有條理。自餘數十家,充棟徒爲爾。

上下三百年,粲然得綱紀。索居患無朋,何意來金陵。

家在鐘山旁,雲端接觚稜。親見高帝時,日月東方升。

山川發秀麗,人物流名稱。到今王氣存,疑有龍虎興。

把酒爲君道,千秋事難討。一代多文章,相隨没幽草。

城無絃誦生,柱歾藏書老。同文化支字,劫火燒豐鎬。

自非尼父生,六經亦焉保?夏亡傳禹貢,周衰垂六官。

後王有所憑,蒼生蒙治安。皇祖昔賓天,天地千年寒。

聞知有小臣,復見文物完。此人待聘珍,此書藏名山。

顧我雖逢掖,猶然抱遺册。定哀三世間,所歴如旦夕。

頗聞董生語,曾對西都客,期君共編摩,不墜文獻迹。

便當挈殘書,過爾溪上宅。

 

閏五月十日恭詣孝陵

忌日仍逢閏,星躔近一周。空山傳御幄,茀路想行騶。

寢殿神衣出,祠官玉斝收。烝嘗憑絶隖,鞉磬託荒陬。

薄海哀思結,遺臣涕淚稠。禮應求草野,心可對玄幽。

寥落存王事,依稀奉月游。尚餘歌頌在,長此侑春秋。

 

王處士自松江來拜陵畢遂往蕪湖

宵來騎白馬,躡電向鍾山。忽遇窮途伴,相將一哭還。

君來猶五月,不逐秦淮節。攜手宿荒郊,行吟對宫闕。

此去到蕪湖,山光似舊無?若經巡幸地,爲我少踟蹰。

 

桃葉歌

桃葉歌,歌宛轉,舊日秦淮水清淺。此曲之興自早晚。

青溪橋邊日欲斜,白土岡下驅虞車。

越州女子顔如花,中官采取來天家,可憐馬上彈琵琶。

三月桃花四月葉,已報北兵屯六合。

宫車塞上行,塞馬江東獵。桃葉復桃根,殘英委白門。

相逢冶城下,猶有六朝魂。

 

黄侍中祠(在南京三山門外栅洪橋)

侍中祠下水奔渾,有客悲歌叩郭門。

古木夜交貞女冢,光風春返大夫魂。

先朝侍從多忠節,當代科名一狀元。

莫道河山今便改,國於天地鎮長存。

 

王徵君潢具舟城西同楚二沙門小坐栅洪橋下

大江從西來,東抵長干岡。至今號栅洪,對城横石梁。

落日照金陵,火旻生秋涼。都城久塵坌,出郊且相羊。

客有五六人,鼓枻歌滄浪。盤中設瓜果,几案羅酒漿。

上坐老沙門,舊日名省郎。曾折帝廷檻,幾死丹陛旁。

天子自明聖,畢竟誅安昌。南走侍密勿,一身再奔亡。

復有一少者,沈毅尤非常。不肯道姓名,世莫知行藏。

其餘數君子,鬚眉各軒昂。爲我操南音,未言神已傷。

流賊自中州,楚實當其吭。出入十五郡,南國無安疆。

血成江漢流,骨與灊廬望。赫怒我先帝,親遣元臣行。

北落開和門,三台動光芒。一旦霣大命,藩后殘荆襄。

遂令三楚間,哀哉久戰塲。寧南佩侯印,忽焉竟披猖。

稱兵據上流,以國資東陽。豈無材略士,忍死奔遐荒。

落鴈衡北回,窮烏樹南翔。可憐洞庭水,遺烈存中湘。

連營十三鎮,恣肆無朝綱。夜半相誅屠,三宫離武岡。

黔中亦楚地,君長皆印章。國家有驅除,往往用土狼。

積雨閉摩泥,毒流漲昆明。蠻陬地斗絶,極目天茫茫。

頃者西方兵,連歲争辰陽。心悼黄屋遠,眼倦烽火忙。

楚雖三户存,其人故倔彊。崎嶇二君子,志意不可量。

鄖公抗忠貞,左徒吐潔芳。舉頭是青天,不見二曜光。

何意多同心,合沓來諸方。僕本吴趨士,雅志陵秋霜。

適來新亭宴,得共賓主觴。戮力事神州,斯言固難忘。

我寧爲楚囚,流涕空霑裳。

 

攝山

徵君舊宅此山中,山館孱顔往蹟空。

藥徑春添千嶂雨,松厓夜起六朝風。

忘情魚鳥天機合,適意川巖物象同。

一入籬門人世别,幾人能不拜蕭公?

 

賈倉部必選説易

昔年清望動公車,此日耆英有幾家?

古注已聞傳孟喜,遺文仍許授侯芭。

竹牀排硯頻添墨,石屋支鐺旋煑茶。

更説都城防寇事,至今流涕賈長沙。

 

旅中

久客仍流轉,愁人獨遠征。釜遭行路奪,席與舍兒争。

混跡同傭販,甘心變姓名。寒依車下草,饑糝䥶中羹。

浦鴈先秋到,關雞候旦鳴。蹠穿山更險,船破浪猶横。

疾病年來有,衣裝日漸輕。榮枯心易感,得喪理難平。

默坐悲先代,勞歌念一生。買臣將五十,何處謁承明?

 

王處士九日見懷之作

是日驚秋老,相望各一涯。離懷銷濁酒,愁眼見黄花。

天地存肝膽,江山閲鬢華。多蒙千里訊,逐客已無家。

 

送張山人應鼎還江陰

舊京秋色轉霏微,目送毘陵一鴈飛。

笑我畏人能久客,嗟君懷土便思歸。

風高海氣龍王廟,水落江聲燕子磯。

卉布家鄉多已作,此行須换芰荷衣。

 

陳生芳績兩尊人先後即世適皆以三月十九日追痛之作詞旨哀惻依韻奉和

一生愁恨集今辰,尚有微軀繫五倫。

淚盡宛詩言我日,悲深魯史筆王春。

山頭馬鬣封孤子,天上龍髯從二親。

留此一絲忠孝在,三綱終古不曾淪。

 

帝后登遐一忌辰,天讎國耻世無倫。

那知考妣還同日,從此河山遂不春。

弘演納肝猶報主,王裒泣血倍思親。

人寰尚有遺民在,大節難隨九鼎淪。

 


电话:0512-57560120 投稿邮箱:jsksyz@126.com 在线QQ:363809198 QQ群:205925773

技术支持:昆山网络公司 益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