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中学顾炎武思想课程基地 | 基于顾炎武治行风范的师生社会责任意识教育策略研究课题组 省级课题   中华国学    德育教育   家长论坛   昆山一中

亭林詩集卷之四

发布时间:2017/1/17 11:04:07   来源:課程基地 作者:課程基地

亭林詩集卷之四

元旦

已下昭陽單閼

平明遥指五雲看,十九年來一寸丹。

合見文公還晉國,應隨蘇武入長安。

驅除欲淬新硎劒,拜舞思彈舊賜冠。

更憶堯封千萬里,普天今日望王官。

 

霍山

霍山古帝畿,崔嵬據汾左。東環太行趨,北負恒山坐。

幽泉迸雷出,奇峰挾雲墮。百物饒姿容,名花獻千朵。

廟食當山阿,重門奠磊砢。像設猶古先,冠裳蒙堀堁。

春雪覆松杉,堂基對蓬顆。主守各散亡,空室無一鎖。

五鎮稱副嶽,亦能降淫禍。豈忘帝王朝,時陟高山嶞。

黍稷既非馨,趨將況云惰。神人一失職,庶事交叢脞。

有寺號興唐,近在祠東埵。昔日義旗來,列宿紛㫊

更念七雄時,晉卿特么麽。茫然二節竹,刻期兆猶果。

寶命何邇封,四荒無不可。再拜霍山神,惟神實知我。

 

書女媧廟

吁嗟乎!三代以後,天傾西北不復補,但見悲風淅淅吹終古。

日月星辰若綴旒,赤黃青白交旁午。

北極偏高南極低,四時錯迕乖寒暑。

城淪洪水海成田,六鼇簸蕩中流柱。

羲和益稷不任事,畫州造曆迷堯禹。

彎弓不射九日落,蒼蒼列象生毛羽。

仁人志士久鬱邑,精衛空費西山土。

排天門,盪地户,見天皇與天姥。

五色之石空斒斕,道旁委棄無人取。

長人十二來臨洮,苻姚劉石相雄豪。

天竺之書入中國,三千弟子多其曹。

涼州龜兹奏宫廟,漢魏雅樂隨波濤。

花門吐蕃日侵軼,天子數出長安逃。

人似魚鰕隨水落,世以東南爲大壑。

一半乾坤長草萊,山南代北虚城郭。

百年舊跡邈難記,遺宫别寢屯狐貉。

至今趙城之東八里有冢尚崔嵬,不見媧皇來制作。

里人言是古高禖,萬世昬姻自此開。

華渚虹藏河馬去,三皇五帝愁胚胎。

奇功異事不可問,汾邊山下餘蘆灰。

惟天生民,無主乃亂;必有聖人,以續周漢。

如冬復如春,日月如更旦。剥復相乘除,包犧肇爻彖。

不見風陵之堆高突兀,没入河中尋復出,天迴地轉無多日。

 

晉王府

卜雒方遷鼎,封唐次翦珪。國分河華北,星主實沈西。

攘狄威名重,垂昆敬德躋。寵光延白屋,惠澤普黔黎。

别殿俄傳燧,深宫早聽鼙。梯衝臨玉壁,戈旝繞銅鞮。

井竭龍池水,梁空燕壘泥。圃花游鹿采,山木化鵑啼。

國語春秋志,賢王暇日題。定知慈儉理,得與禹湯齊。

玉葉衣冠盡,金刀姓字迷。那堪梁苑草,春日更萋萋。

 

贈傅處士山

爲問明王夢,何時到傅巖?臨風吹短笛,劚雪荷長鑱。

老去肱頻折,愁深口自緘。相逢江上客,有淚溼青衫。

 

又詶傅處士次韻

清切頻吹越石笳,窮愁猶駕阮生車。

時當漢臘遺臣祭,義激韓讐舊相家。

陵闕生哀回夕照,河山垂淚發春花。

相將便是天涯侣,不用虚乘犯斗槎。

 

愁聽關塞徧吹笳,不見中原有戰車。

三户已亡熊繹國,一成猶啓少康家。

蒼龍日暮還行雨,老樹春深更著花。

待得漢庭明詔近,五湖同覓釣魚槎。

 

陸貢士來(武進人)述昔年代許舍人曦草疏攻鄭鄤事

雒蜀交争黨禍深,宵人何意附東林?

然犀久荷先皇燭,射隼能忘俠士心?

梅福佯狂名字改,子山流落髩毛侵。

愁來忽遇同方友,相對支牀共越吟。

 

詠史

永嘉一蒙塵,中原遂翻覆。名弧石勒誅,觸眇苻生戮。

哀哉周漢人,離此干戈毒。去去王子年,獨向深巖宿。

 

李克用墓(在代州西八里)

唐綱既不振,國姓賜沙陀。遂據晉陽宫,表裏收山河。

朱温一篡弑,發憤横琱戈。雖報上源讐,大義良不磨。

竟得掃京雒,九廟仍登歌。伶官隕莊宗,愛壻亡從珂。

傳祚頗不長,功名誠足多。我來鴈門郡,遺冢高嵯峨。

寺中設王像,緋袍熊皮鞾。旁有黄衣人,年少神磊砢。

想見三垂岡,百年淚滂沱。敵人亦太息,如此孺子何?

千載賜姓人,流汗難重過。

 

五臺山

東臨真定北雲中,盤薄幽并一氣通。

欲得寶符山上是,不須參禮化人宫。

 

李處士因篤

三晉阸河山,登覽苦不暢。我欲西之秦,潛身睨霸王。

一朝得李生,詞壇出飛將。撝呵斗極迴,含吐黄河漲。

上論周漢初,規模迭開創。以及文章家,流傳各宗匠。

道術病分門,交游畏流宕,朋黨據國中,雌黄恣騰謗。

吾道貴大公,片言折邪妄。論事如造車,欲决南轅向。

觀人如列鼎,欲察神姦狀。稍存俞咈詞,不害于喁唱。

君無曲學阿,我弗當仁讓。更讀詩百篇,陡覺神采壯。

先我入深巖,嶔崟剖重嶂。高披地絡文,下挈竺乾藏。

大氣橐山川,雄風被邊障。泚筆作長歌,臨歧爲余貺。

自哂同坎鼃,難佐北溟浪。惟此區區懷,頗亦師直諒。

竊聞關西士,自昔多風尚。豁達貫古今,然諾堅足仗。

如君復幾人,可愜平生望?東還再見君,牀頭倒春釀。

 

雨中送申公子涵光

十載相逢汾一曲,新詩歷落鳴寒玉。

懸甕山前百道泉,臺駘祠下千章木。

登車衝雨馬頻嘶,似惜連錢錦障泥。

并州城外無行客,且共劉琨聽夜雞。

 

史庶常可程

伊尹適有夏,太公之朝歌,吾儕亦此時,將若蒼生何?

跨驢入長安,七貴相經過。不敢飾車馬,資用防其多。

豈無取諸人,量足如飲河,顧視世間人,夷清而惠和。

丈夫各有志,不用相譏訶。君今寓高都,連山阻巍峨。

佳詩遠寄將,建安激餘波。想見蕭寺中,抱膝苦吟哦。

古人尚詶言,亦期相切磋。願君無受惠,受惠難負荷。

願君無倦游,倦遊意蹉跎。

 

汾州祭炎、潘檉二節士

露下空林百草殘,臨風有慟奠椒蘭。

韭溪血化幽泉碧,蒿里魂歸白日寒。

一代文章亡左馬,千秋仁義在吴潘。

巫招虞殯俱零落,欲訪遺書遠道難。

 

寄潘節士之弟耒

筆削千年在,英靈此日淪。猶存太史弟,莫作嗣書人。

門户終還汝,男兒獨重身。裁詩無寄處,掩卷一傷神。

 

王官谷

士有負盛名,卒以虧大節。咎在見事遲,不能自引决。

所以貴知幾,介石稱貞潔。唐至昭宗時,干戈滿天闕。

賢人雖發憤,無計匡杌隉。邈矣司空君,保身類明哲。

墜笏雒陽墀,歸來臥積雪。視彼六臣流,恥與冠裳列。

遺像在山厓,清風動巖穴。堂茆一畝深,壁樹千尋絕。

不復見斯人,有懷徒鬱切。

 

蒲州西門外鐵牛唐時所造以浮橋者今河西徙十餘

唐代浮梁處,遺牛制尚新。一朝移岸谷,千載困風塵。

失水黿鼉没,依城鸛雀鄰。應無丞相問,儻與牧童親。

世變形容老,年深戰伐頻。無窮懷古意,舍爾適西秦。

 

潼關

黄河東來日西没,斬華作城高突兀。

關中尚可一丸封,奉詔東征苦倉卒。

紫髯豈在青城山?白骨未收殽澠間。

至今秦人到關哭,淚隨河水無時還。

 

華山

四序乘金氣,三峰壓大河。巨靈雄贔屭,白帝儼巍峨。

地劣窺天井,雲深拜斗阿。夕嵐開翠巘,初月上青柯。

欲摘星辰墮,還虞虎豹訶。正冠朝殿闔,持杖叱羲和。

勢扼雙崤壯,功從駟伐多。未歸桃塞馬,終負魯陽戈。

山鬼知秦帝,蠻王屬趙佗。出關收楚魏,浮水下江沱。

老尚思三輔,愁仍續九歌。唯應王景略,歲晚一來過。

 

驪山行

長安東去是驪山,上有高臺下有泉。

前有幽王後秦始,覆車在昔良難紀。

華清宫殿又何人,至今流恨池中水。

君不見天道幽且深,敗亡未必皆荒淫。

亦有英君御區宇,終日憂勤思下土。

賢妃助内詠雞鳴,節儉躬行邁往古。

一朝大運合崩頹,三宫九市横豺虎。

玄宗西幸路仍迷,宜臼東遷事還沮。

我來驪山中哽咽,四顧徬徨無可語。

傷今弔古懷坎軻,嗚呼其奈驪山何!

 

長安

東井應天文,西京自炎漢。都城北斗崇,渭水銀河貫。

千門舊宫掖,九市新廛閈。雲生百子池,風起飛廉觀。

呼韓拜殿前,頡利俘橋畔。武將把雕戈,文人弄柔翰。

遺跡俱煙蕪,名流亦星散。愁聞赤眉入,再聽漁陽亂。

論都念杜篤,去國悲王粲。積雨乍開褰,淒其秋已半。

惆悵遠行人,單衣裁至骭。

 

乾陵

代運當中絶,房幃召女戎。誅鋤宗子盡,羅織庶僚空。

典祏遷新主,司筵掃故宫。貞符疑改卜,大禮竟升中。

復子仍明兩,登遐獲令終。彌縫由密勿,迴斡賴元功。

祔廟尊親並,因山宅兆同。至今尋史傳,猶想狄梁公。

 

將去關中别中尉存杠於慈恩寺塔下

廓落悲王子,棲遲愛友朋。荒郊紆策馬,獵徑傍韝鷹。

土室人稀到,衡門客少應。傾壺頻進酒,散帙每挑燈。

歎昔當憂患,先人獨戰兢。薄田遺豆麧,童阜剩薪蒸。

疾病嗟年老,虔恭尚夙興。芋魁收蜀郡,瓜種送東陵。

世業為奴有,空名任盜憎。幸餘忠厚福,猶見子孫承。

渭水徂年赤,岐山一夜崩。低頭從竈養,脫跡溷林僧。

毒計哀阬趙,淫刑虐用鄫。忠魂依井植,碧血到泉凝。

困鬣時防罟,驚禽早避矰。屢捫追駟舌,莫運擊蛇肱。

謬忝師資敬,多將氣誼憑。深情占復始,積德望高升。

子建工詩早,河間好學稱。堂垣逾舊大,國邑與前增。

九鼎知猶重,三光信有徵。沈埋隨劍璽,變化待鯤鵬。

樹落龍池雪,風懸鴈塔冰。更期他日會,拄杖許同登。

 

后土祠

已下閼逢執徐

靈格移鄈上,洪流圮故宫。事同淪泗鼎,時接墮天弓。

古木千章盡,層樓百尺空。地維疑遂絕,皇鑒豈終窮。

髣髴神光下,昭回治象通。雄才應有作,灑翰續秋風。

 

龍門

亘地黄河出,開天此一門。千秋憑大禹,萬里下崑崙。

入廟焄蒿接,臨流想像存。無人書壁問,倚馬日將昬。

 

自大同至西口四首

舊府荒城内,頹垣只四門。先朝曾駐蹕,當日是雄籓。

綵帛連樓滿,笙歌接巷繁。一逢三月火,惟弔國殤魂。

 

落日林胡夜,南風盛樂春。地當天北極,山是國西鄰。

冠帶中原隔,金繒異域親。武靈遺策在,猶可制秦人。

 

駿骨來蕃種,名茶出富陽。年年天馬至,歲歲酪奴忙。

蹴地秋雲白,臨壚早酎香。和戎真利國,烽火罷邊防。

 

舊說豐州好,於今號板升。印鹽和菜滑,挏乳入茶凝。

塞北思脣齒,河東問股肱。獨餘京雒叟,終日戍樓憑。

 

孟秋朔旦有事

秋色上陵坰,新松夾殿青。草深留虎迹,山合繞龍形。

放犢朝登壠,司香月掃庭。不辭行潦薦,髣髴近惟馨。

 

贈孫君奇逢

海内人師少,中原世運屯。微言垂舊學,懿德本先民。

早歲多良友,同時盡諍臣。蒼黄悲詔獄,慷慨急交親。

黨錮時方解,儒林氣始申。明廷來尺一,空谷賁蒲輪。

未改幽棲志,聊存不辱身。名高懸白日,道大屈黃巾。

衛國容尼父,燕山住子春。門人持笈滿,郡守式廬頻。

竹柏心彌勁,陶鎔化益醇。登年幾上壽,樂道即長貧。

尚有傳經日,非無拜老辰。伏生終入漢,綺里只辭秦。

自媿材能劣,深承意誼真。惟應從卜築,長與講堂鄰。

 

程工部先貞

旃蒙大荒落

緜上耕山日,青門灌圃時。懷人初有歎,裂素便成辭。

一鴈陵秋闊,雙魚入水遲。任城樓突兀,大野澤參差。

物象今來異,天心此際疑。風沙春氣亂,彗孛夜芒垂。

見魃當郊舞,聞人叫廟譆。頻翻坤軸動,乍鬭日輪虧。

水竭愁魚龞,山空困鹿麋。傷心猶賦斂,舉目盡流離。

旅計真無奈,朋歡可更追。秋吟詶鮑照,日飲對袁絲。

蛬急當軒響,花繁繞砌枝。朱弦彌唱古,白雪每誇奇。

劒術人誰學,琴心爾共知。三年嗟契闊,隻羽倦差池。

尚媿劬勞憶,還添老大悲。幾闚尼父室,獨近董生帷。

器忝南金許,文承繡段詒。清風來彩筆,疏韻落芳巵。

西蜀玄方草,東周夢未衰。會須陪燕笑,重和鄴中詩。

 

寄劉處士大來

已下柔兆敦牂

劉君東魯才,頗能究經傳。時方渾九流,發憤焚筆硯。

久客梁宋間,落落無所見。棄家走關中,自結三秦彦。

便居公瑾宅,直上高堂宴。憶昨出門初,朔風灑冰霰。

獨身跨一驢,力比蒼鷹健。崎嶇上太行,彳亍甘重趼。

一過信陵君,下士色無倦。贈别寶刀裝,賓僚陪祖餞。

麾檝渡蒲津,駿馬如奔電。上下五陵間,秦郊與周甸。

花殘御宿苑,麥秀含元殿。常過韋杜家,早識嚴徐面。

意氣何翩翩,交游良可羡。回首憶故人,久滯臨淄縣。

黄塵汙人衣,數舉西風扇。山東不足居,苦爲相知勸。

世路況悠悠,窮愁儻能遣。聊裁一幅書,去託雙飛燕。

 

朱處士彝尊過余於太原東郊贈之

詞賦雕鐫老,河山騁望頻。末流彌宇宙,大雅接斯人。

世業推王謝,儒言纂孟荀。書能搜五季,字必凖先秦。

攬轡長城下,回車晉水濱。秋風吹鴈鶩,夜月臥麒麟。

玉盌人間有,珠襦地上新。吞聲同太息,吮筆一酸辛。

與爾皆椎結,於今且釣緡。羈心縈故跡,殊域送良辰。

草没青驄晚,霜浮白墮春。自來賢達士,往往在風塵。

 

屈山人大均(南海人)自關中至

弱冠詩名動九州,紉蘭餐菊舊風流。

何期絶塞千山外,幸有清樽十日留。

獨漉泥深蒼隼没,五羊天遠白雲秋。

誰憐函谷東來後,班馬蕭蕭一敝裘。

 

重過代州贈李處士因篤在陳君上年署中

鴈門春草碧,且復過滹沱。爲念離羣友,三年愁緒多。

魯酒千鐘意不快,龜山蔽目齊都隘。

却來趙國訪廉頗,還到關中尋郭解。

陳君心事望諸儔,吾友高才冠雍州。

玉軸香浮鈴閣曉,彩毫光照射堂秋。

人來楚客三閭後,賦似梁園枚馬遊。

句注山邊餘舊壘,五原關下臨河水。

青冢哀笳出漢宫,白登奇計還天子。

窮愁那得一篇書,幸有心期託後車。

又逐天風歸大海,好憑春水寄雙魚。

 

門關屈趙二生相送至此有賦

一鴈孤飛日,關河萬里秋。雲横秦塞白,水入代都流。

烽火傳西極,琴樽聚北州。登高欣有賦,今見屈千牛。

 

趙國佳公子,翩翩又一時。滿壺桑落酒,臨别重相思。

路絶花驄汗,情深越鳥枝。賢兄煩鎖鑰,邊塞寄安危。

 

應州

灅南宫闕盡,一塔挂青天。法象三千界,華戎五百年。

空旛摇夜月,孤磬落秋煙。頓覺諸緣減,臨風獨灑然。

 

尚憶沙陀事,明宗此郡生。艱難當亂世,太息軫遺氓。

鳳彩留荒井,龍文照古城。焚香祝天願,果得見昇平。

 

重至大同

頻年落落事孤征,每到窮邊一寄情。

馬跡未能追穆后,虎頭空自相班生。

風吹白草桑乾岸,月照黄沙盛樂城。

忽見丹青意惆悵,君看曹霸阸才名。

 

得伯常中尉書卻寄示朱烈王太和二門人

岱雲東浮日西晻,下有畸人事鉛槧。

忽來青鳥銜尺書,月入軒欞燈吐燄。

别子三年斷音問,敝裘白髮空冉冉。

引領常睎函谷關,停驂尚憶終南廣。

瀕行把酒送余去,重來何日當分陝?

腐儒衰老豈所望,感此深情刻琬琰。

擔簦百舍不自量,可能再上三峰險?

君家賢甥與令嗣,舞雩歸詠同曾點。

尚論千秋品並堪,以吾一日年猶忝。

期君且復慰離愁,勿向流光悲荏苒。

 

淮上别王生

已下彊圉協洽

子高徒抗手,君獨淚沾衣。送我山東去,春空一鴈飛。

沂山朝靄合,淮水夜燈微。去去懷知己,愁來不可揮。

 

贈蕭文學企昭(漢陽人)

生年十五餘,即與人事接。中更世難嬰,書史但涉獵。

率爾好爲文,蔚然富枝葉。終媿康成學,久曠周孔業。

日西歲將晏,行事苦不立。禮堂寫六經,庶幾猶可及。

俗流好鄭衛,淫詞自親狎。用以扶道真,十無一二合。

出門游萬里,踽踽恒負笈。晚得逢蕭君,探賾窮魯汲。

車中服子慎,一見語便洽。上考三傳訛,獨授尼父法。

方深得朋喜,豈料歸歟急。黄鶴對青山,翩然鼓江檝。

浮雲翳楚天,引領空於邑。何時復相從,問奇補三篋。

惟期夕惕心,不負朋簪盍。

 

曲周拜路文貞公祠

凌煙當日記形容,閩海風飇未得從。

故里尚留旋馬宅,他鄉遥起若堂封。

苔生宋璟祠前碣,雪覆要離墓上松。

借問家聲誰得似?只今荀氏有雙龍。

 

德州過程工部

海上乘槎客,年年八月來。每逢佳節至,長得草堂開。

老桂香猶吐,孤鴻影自迴。未論千里事,一見且銜杯。

 

過蘇國王墓

豐碑遥見炳奎題,尚憶先朝寵日磾。

世有國人供灑埽,每勤詞客駐輪蹄。

九河冰壯尨狐出,十二城荒白鶴棲。

下馬一爲郯子問,中原雲鳥正淒迷。

 

赴東六首

已下著雍涒灘

人生中古餘,誰能免尤悔?況余庸駑姿,側身涉危殆。

窫窬起東嵎,長鯨翻渤澥。斯人且魚爛,士類同禽駭。

稟性特剛方,臨難詎可改。偉節不西行,大禍何繇解?

 

行行過瀛莫,前途憇廣川。所遇多親知,搖手不敢言。

爾本江海人,去矣足自全。無爲料虎鬚,危機竟不悛。

下有清直水,上有蒼浪天。旦起策青騾,夕來至華泉。

 

苦霧凝平臯,浮雲擁原隰。峰愁不注高,地畏明湖溼。

客子從何來?徬徨市邊立。未得訴中情,已就南冠縶。

夜半鵂鶹鳴,勢挾風雨急。枯魚問河魴,嗟哉亦何及!

 

荏苒四五日,乃至攀髯時。夙興正衣冠,稽首向園墀。

詩人岸獄中,不忘恭敬辭。所秉獨周禮,顛沛猶在斯。

北斗臨軒臺,三辰照九疑。可憐訪重華,未得從湘纍。

 

羲仲殷東方,伶倫和律管。陰崖見白日,黍谷回春煗。

柔艣下流凘,輕車度危棧。草木皆欣欣,不覺韶光晚。

大造雖無私,薰蕕不同産。奈此物性何,鳩化猶鷹眼。

 

天門詄蕩蕩,日月相經過。下閔黄雀微,一旦決網羅。

平生所識人,勞苦云無他。騎虎不知危,聞之元彦和。

尚念田晝言,此舉豈足多。永言矢一心,不變同山河。

 

 

子德李子聞在難特走燕中告急諸友人馳至濟南省視於其行也作詩贈之

急難良朋節,扶危烈士情。平居高獨行,此去爲同盟。

撫劒來燕市,揚鞭走易京。黄埃隨馬漲,黑水繫船横。

救宋裳初裹,囚梁獄未成。盈庭多首鼠,中路復怔營。

已涉平原里,遄驅歷下城。雲浮泉氣活,日麗嶽林明。

夜樹蟬初引,晨巢鵲亟鳴。喜猶存卞璞,幸不蹈秦坑。

勞苦詞難畢,悲歡事忽并。橐饘勤問遺,寢息共論評。

發憤皆公正,姱修自幼清。君賢關羽弟,我媿季心兄。

將伯呼朝士,同人召友生。詩書仍燼溺,禹稷竟冠纓。

頗憶過從數,深嗟歲序更。川巖句注險,池館薊丘平。

每並登山屐,常隨泛月觥。詩從歌伎采,辯使坐賓驚。

禄位楊雄小,囊錢趙壹輕。與君俱好遯,於世本無爭。

史論悲鉤黨,儒流薄近名。材能尊選愞,仁義怵孤。

自得忘年老,聊存處困貞。不才偏累友,有膽尚談兵。

坎窞何當出,虞機詎可攖?殷勤申别欵,落莫感精誠。

禽海填應滿,鼇山抃豈傾?相期非早暮,渭釣與莘耕。

 

樓桑廟

已下屠維作噩

大雪閉河山,停驂阻燕界。日出見平岡,廟制頗宏大。

昭烈南面尊,其旁兩侯配。陰森宫前木,蕪没畦首菜。

遺像纏風塵,荒碑委榛蒯。痛惟初平時,中原已横潰。

跳身向荆益,歷險誠不悔。終焉嗣漢業,上帝居禋類。

獨此幽并區,頻在衣冠外。不得比南陽,何由望豐沛。

尚想舊宅桑,童童狀車蓋。黄屋既飄颻,霓旌亦杳靄。

惟有異代臣,過瞻常再拜。不及二將軍,提戈當一隊。

 

三月十二日有事同李處士因篤

餘生猶拜謁,吾友復同來。筋力愁初減,天颜佇一迴。

巖雲隨馭下,寢仗夾車開。未得長陪從,辭行涕泗哀。

 

贈李貢士嘉故城人時年八十

居然漢代表遺民,猶向甘陵說黨人。

久矣泥塗嗟絳縣,不妨漁釣老河濱。

花香元亮籬前酒,雨墊林宗野外巾。

此日耆英誰得似?飲和先作一方春。

 

邯鄲

趙國地生毛,叢臺野火燒。平原與馬服,纍纍葬枯蒿。

饑烏啄冬雪,獨鴈號寒郊。有策無所用,拂拭千金刀。

豈聞蕭王來,北發漁陽豪。晝卧温明殿,蒼生正嗸嗸。

太息復何言,此身隨所遭。

 

邢州

太行從西來,勢如常山蛇。邢洺在其間,控壓連九河。

唐人守昭義,桀驁不敢過。憑此制山東,腹心實非他。

事已遡悲風,芒然吹黄沙。乞食向野人,從之問桑麻。

 

自大名至保定子德已先一月西行賦寄

念爾西歸日,嗟余望路歧。殊方頻邂逅,千里各差池。

木落燕臺早,霜封華掌遲。秦郊須置驛,莫後鄭當時。

 

亡友潘節士之弟耒遠來受學兼有投詩答之

生平不擬託諸侯,吾道仍須歷九州。

落落關河蓬轉後,蕭蕭行李鴈飛秋。

爲秦百姓皆黔首,待漢儒林已白頭。

何意故人來負笈,艱難千里媿從游。

 

十年離别未言還,楚水楓林極望間。

野雀暮歸吴季廟,寒濤秋擁伍胥山。

人琴已逝增哀涕,笠屩相看失壯颜。

獨有士龍年最少,一朝詞筆動江關。

 

述古

已下上章閹茂

微言既以絶,一變爲從横。下以游俠權,上以刑名衡。

六國固蚩蚩,漢興亦攘攘。不有董天子,大道何由明?

孝武尊六經,其功冠百王。節義生人材,流風被東京。

世儒昧治本,一概而相量。於乎三代還,此人安可忘?

 

六經之所傳,訓詁爲之祖。仲尼貴多聞,漢人猶近古。

禮器與聲容,習之疑可睹。大哉鄭康成,探賾靡不舉。

六藝既該通,百家亦兼取。至今三禮存,其學非小補。

後代尚清談,土苴斥鄒魯。哆口論性道,捫籥亦矇瞽。

 

五國並時亡,世道當一變。掃地而更新,三王功可見。

鼓琴歌有虞,釣者知其善。區區山澤間,道足開南面。

天步未回旋,九州待龍戰。空有濟世心,生不逢堯禪。

何必會風雲,弟子皆英彦。俗史不知人,寥落儒林傳。

 

德州講易畢奉柬諸君

在昔尼父聖,韋編尚三絶。況於章句儒,未曉八卦列。

相看五十餘,行事無一達。坐見悔吝叢,舉足防蹉跌。

日昃乃研思,猶幸非大耋。微言詎可尋,斯理庶不滅。

寡過殊未能,豈厭丁寧説。是時秋雨開,涼風起天末。

蟋蟀吟堂階,疏林延夕月。草木得堅成,吾人珍晚節。

亮哉歲寒心,不變霜與雪。憂患自古然,守之俟來哲。

 

輓殷公子岳

憶昔過從日,偏承藻鑑殊。堂中延太守,門外揖王符。

木葉空郊晚,魚鱗大澤枯。邈如人世隔,無復問黄壚。

 

八俊名空大,千秋事已違。嶺雲緣旐下,溪鳥夾棺飛。

薏苡當含貝,桄榔待復衣。寂寥漳水上,猶望楚天歸。

 

寄張文學弨時淮上有築堤之役

已下重光大淵獻

冬來寒更劇,淮堰比何如?遥憶張平子,孤燈正勘書。

江山雙鬢老,文字六朝餘。愁絶無同調,蓬飄久索居。

 

雙鴈

雙鴈東北飛,飛飛向城闕。聲含海上飇,影帶吴山月。

有客從南來,遺我一書札。上寫召旻詩,如彼泉池竭。

下列周鼎文,食人象饕餮。書成重密緘,一字一泣血。

傳之與貴人,相視莫敢發。所計一身肥,豈望天下活。

 

夏日

首夏多恒風,塵霾蔽昏旦。舞雩告山川,白紙催州縣。

未省答天心,且望除民患。黍苗不作歌,碩鼠徒興歎。

仗馬適一鳴,身名已塗炭。貝玉方盈朝,此曹何所憚。

博士有正先,實趣秦時亂。

 

末俗無恒心,疾貧而好勇。不能事田園,何況談周孔。

出門持尺刀,鑄錢兼掘冢。矧此大東謡,齊民半流冗。

不見瓜寧男,死猶被天寵。鳴弓宿鳥驚,躍馬浮埃動。

顧謂同行人,王侯寜有種?

 

秋風行

白露早下秋風涼,誰家置酒開華堂。

秦國丞相南面坐,三川郡守趨奉觴。

燕娥趙女調清瑟,六博彈棋費白日。

致富應多文信金,論功詎足穰侯匹。

莫欺張耳鬢如絲,及見夷門大會時。

車中公子常虚左,上客侯生衣弊衣。

人生富貴駒過隙,唯有榮名壽金石。

嗟嗟此曲難重陳,柱摧絃斷長愁人。

 

靜樂

邑枕汾川首,城分并塞支。馬牛遺牧地,材木剩山陲。

冱澤魚空後,腥風虎下時。樓煩雖善射,不救漢王危。

 

太原寄王高士錫闡

游子一去家,十年愁不見。愁如汾水東,不到吴江岸。

異地各榮衰,何繇共言宴?忽睹子綱書,欣然一稱善。

知交盡四海,豈必無英彦。貴此金石情,出處同一貫。

太行冰雪積,沙塞飛蓬轉。何能久不老,坐看人間换。

惟有方寸心,不與元鬒變。

 

盂縣北有藏山是程嬰公孫杵臼藏趙孤處

空山三尺雪,匹馬向荒榛。窈洞看冰柱,危峰遲日輪。

水邊寒啄鶴,松下晚樵人。恐有孤兒在,尋幽一問津。

 

讀李處士顒襄城紀事有贈有序

已下玄黓困敦

躑躅荒郊酹一樽,白楊青火近黄昏。

終天不返收崤骨,異代仍招復楚魂。

湛阪愁雲隨獨鴈,潁橋哀水助啼猿。

五千國士皆忠鬼,孰似南山孝子門。

 

寄楊高士瑀

廿載江南意,愁來更渺茫。友朋嗟日損,雞犬覺年荒。

歷書池浄,山連學舍長。但聞楊伯起,弦誦夜琅琅。

 

齊祭器行

歲重光大淵獻(臨淄發地,得古祭器數十事,監司攫而有之)

太公封齊廿八世,春禘秋嘗長有事。

猶從三代識遺聲,每見九夷朝祭器。

器歷商周制度工,相傳丁癸及桓公。

花紋不似萊人物,法象仍疑兩敦同。

牛山下涕何悲苦,歲久光華方出土。

夏后璜偏入向魋,魯宫寶又歸陽虎。

歷下秋風動夕螢,古來神物亦飄零。

誰知柏寢千年器,異日還陳漢武庭。

 

題李先生矩亭有序

董生祠畔子雲亭,澗雨巖虹望獨扄。

門外曉寒縈帶草,林端秋散照書螢。

長留直道扶千載,自見遺文表六經。

今日似君還肯構,應知家學本趨庭。

 

瓠實向秋侵,呺然繫夕林。不材留苦葉,槁死亦甘心。

偶伴嘉蔬植,還依舊圃尋。削瓜輸上俎,剥棗遜清斟。

衛女河梁逈,涇師野渡深。未須驚五石,應信直千金。

作器疑無用,隨流諒不沈。試充君子佩,聊比國風吟。

 

土門旅宿(在獲鹿縣西南十

歲歲征驂詎有期,棲棲周道欲安之?

尼公匪兕窮何病,尚父維鷹老未衰。

市酒薄驅冬宿冷,山麰輕壓曉行饑。

從知宇宙今來闊,不似園林獨卧時。

 

燕中贈錢編修秉鐙

已下昭陽赤奮若

一别秦淮將廿載,天涯垂老看猶在。

斷煙愁竹泣蒼梧,禿筆悽文來漲海。

燕市鷄鳴動客輪,九門馳道足黄塵。

相逢不見金臺侣,但説荆軻是酒人。

 

先妣忌日

風木凋零已過時,一經猶得備人師。

聞絲欲下劉鬷泣,執卷方知孟母慈。

秋雨秀連中野蔚,夕陽光起北園葵。

無窮明發千年慨,豈獨杯棬忌日思。

 

哭程工部自章丘回至德州則程工部逝已三日矣

高秋立馬鮑山旁,旅鴈初飛木葉黃。

十載故人泉下别,交情多媿郅君章。

 

有歎

少小事荀卿,佔畢更寒暑。慨然青雲志,一旦從羈旅。

西游到咸陽,上書寤英主。門庭正翕集,車騎來千數。

復有金石辭,粲爛垂千古。如何壯士懷,但慕倉中鼠?

 

家世二千石,結髮常自修。譬如寡婦心,本慕共姜儔。

不幸汙盜賊,遂忘淫佚羞。念彼巨先語,撫心悼遷流。

如登千仞岡,失足竟不收。勉哉堅自持,無遺朋友憂。

 

哭歸高士

弱冠始同遊,文章相砥厲。中年共墨衰,出入三江汭。

悲深宗社墟,勇畫澄清計。不獲騁良圖,斯人竟云逝。

 

峻節冠吾儕,危言驚世俗。常爲扣角歌,不作窮途哭。

生耽一壺酒,没無半間屋。惟存孤竹心,庶比黔婁躅。

 

太僕經鏗鏗,三吴推學者。安貧稱待詔,清風播林野。

及君復多材,儒流嗣弓冶。已矣文獻亡,蕭條玉山下。

 

酈生雖酒狂,亦能下齊軍。發憤吐忠義,下筆驅風雲。

平生慕魯連,一矢解世紛。碧鷄竟長鳴,悲哉君不聞!

 

电话:0512-57560120 投稿邮箱:jsksyz@126.com 在线QQ:363809198 QQ群:205925773

技术支持:昆山网络公司 益众网络